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说鞭策

朱启新   2003-09-05

  鞭与策,长期以来,都被认为同是古代驱马之具。其实,最初,鞭与策是区分得很清楚的,并不是同一种用途的器具。

  鞭是刑具,以革制作。《尚书·尧典》:“鞭作官刑。”这是古代五刑之中的薄刑。凡违犯官事(公事),轻者受鞭挞、鞭笞,即是一顿皮鞭抽打。这也包括王侯外出,前导执鞭,遇到交通阻碍,用鞭子开道;在市场内,遇到不守纪律、扰乱交易者,负责市场管理的守门吏卒,则用鞭子维持秩序。孔子曾经说过:“富而可求之,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论语·述而》)。所谓“执鞭之士”,指的即是管理市场拿着鞭子的门卒。

  策是马具,以竹(木)制作。《礼记·曲礼上》:君车将驾,则仆执策立于马前。”执策,就是拿着击马之具,伺候主人上车。策,又称马策和马箠。如《史记·张耳陈余列传》有“杖马箠下赵数十城”句;《三国志·吴志·孙策传》有“挥马策下江南数十城”句。箠策也可以连用,《孔子家语·执辔》:“譬犹驭马弃其衔勒,而专用箠策,其不可制也必矣。”如果不用嚼子和缰绳,单靠击马的箠策,要想马匹听你指挥,那是决不可能的。

  从古书记载看,至迟在春秋时期,鞭子也已用于驱马。如《左传·僖公二十三年》:重耳对楚之说,要是他能够返回晋国,将来会“左执鞭、弭,右属橐、鞬”相待楚子。执鞭,即是马鞭,与孔子说的不一样了。《左传·宣公十五年》:楚国侵犯宋国,晋国欲救之。伯宗以“虽鞭之长,不及马腹”的话,劝阻晋君,则更清楚伯宗说的鞭,是马鞭了。所以到了唐代,徐坚等人著《初学记》,率性将鞭、策、箠,同为驱马之具的名称。

  根据考古学资料,古代的鞭、策不易长期保存,至今未见实物。今之马鞭或与古物相似,而策何状,却一直无从得知。1980年秦始皇陵的一个陪葬坑内,出土两辆铜车马,在车舆上发现了铜策。铜策与竹策质地不同,形式制作则是一致。

  铜策,竹节状,一次铸造成型,下端粗末端细。粗端手握处,横一钉状物,以便于手持。末端有一尖锥,称为錣。铜策通体彩绘流云纹。

  一号车出铜策两件。一件通长75、径0.5-0.7厘米。末端有一长0.9、径0.25厘米的尖锥。在距下端6厘米处,贯一横钉状物作为档手。另一件长81、径0.5-7厘米,顶端平齐,或失錣。

  二号车出铜策一件。长74.6、径0.55-0.8厘米。末端有一长0.9、径0.25厘米的尖锥。在距下端5.7厘米处有一圆孔,贯一长1.4、径0.2厘米的钉状物,钉的两端微曲,显露于处边形成一横档。因锈蚀,彩绘纹样,大部分剥落。

  錣是锥刺,用以驱马。《淮南子·道应训》,注:“策马捶端有针,以刺马,谓之錣。”过去,未见过古代的策,更不了解錣是怎样安装在策端,有了实物,便理解了,尤其对古书中所叙情况也清楚多了。如《韩诗外传》所说:“欲马之进而策其后,欲马之退由策其前。御者以劳,而马亦多份矣。”原来策端有錣,策其前,策其后,实际上是用錣刺痛马的前胸后臀。如果御者屡屡策马前后,马匹当然要多份了,甚至流血。

  先秦时期,既然驱马之具,鞭与策皆用。“鞭策”一词也随之出现,《荀子·性恶》称,即使一匹良马,要它奔驰,也需要“前必有衔辔之制,后有鞭策之威,加之以造父之驭,然后一日而致千里。”鞭策之威,作用一致,两者已无区别。《韩非子·难势》引申词义:“以国位为本,以势为马,以号令为辔,以刑罚为鞭策。”鞭策已是假借其用途转为监督解了。

  及至后世,宋代著名学者朱熹说:“开卷便有与圣贤不相似处,岂不可自鞭策。”暂不议论其言,而要求自规自励之意,非常明确。宋代诗人陆游的《自勉》诗之二,有句:

  旦暮勤鞭策,尘动乱痛洗湔。

  天天奋进,清除旧染之污,正是自觉行为,如今,鞭策之词,寓言自励自勉,经常使用,已非实指驱马之具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