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关于绘画中马的形象

 2008-12-30

  在绘画当中,马是经常出现的一种形象,其所代表的意义似有许多相似之处,却又不尽相同。

  马无论作为一种形象还是一种题材,其出现的频率之高非徐悲鸿的作品莫属。徐悲鸿那早已成为一种符号的“徐氏马”其实更是一种自写。徐悲鸿年少时就自号“神州少年”、“江南贫侠”,足见其心系天下,忧国忧民之心。这种独步天下、仗剑行侠的梦想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也逐步升华到了一种更高的境界,“徐氏马”体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境界。“徐氏马”的造型来自于写生,而又远远高于写生:其形体修长,骏美而洒逸。而徐悲鸿本人恰恰也生得眉清目秀,仪表堂堂,由此足见悲鸿先生是一个非常自怜与自爱的人。事实上,徐悲鸿的马之系列依然秉承的是文人画借物言志的特点,只不过使用的是较为写实的语言罢了。作为文人画,托一种物象尽可传达多种情感。因此,将“徐氏马”引申为一种民族奋飞的精神也贴切得很。

  毕加索的传世名作《格尔尼卡》中有一匹被长矛刺穿了肚子的马,濒死嘶鸣,这匹马象征着当时正在被杀戮的西班牙国民战线或西班牙人民。而在他的另一幅题为《和平》的画中,马则生出两只翅膀,仿佛从天而降,这是来自天国的神马,象征着和平的理想。

  加山又造有一幅名为《白马》的代表作:静怡的树林中,一匹简洁的、趋于平面化的白马象是白色的精灵一样在林中漫步。要读懂这幅画,首先应了解加山又造当年生活的时代:日本在战后重振经济,科技高速发展,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日本人从此生活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与自然的关系也日渐疏远。这匹马已经远远超越了动物的意义,而是代表了一种纯洁、崇高的理想,一种在科学技术时代追求与自然和谐的理想,一种在科学技术时代及高节奏生活中追求自然和谐的理想。日本的艺术喜欢追求一种梦境的东西,而这种“梦境”不同于达利的“梦境”那样热闹,而是静的出奇。也许,人只有在这种“梦境”中才能得到一丝安宁。

  无独有偶,蒙古族画家格日乐图的系列作品中也频繁出现了马。在他的画中,象征现代工业文明的烟囱与马并置。今天,现代工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人类的家园进犯,这里的“家园”有两层含义,一是生活家园,二是精神家园。工业园区大量圈地、占地,它们或建在居民区的附近,或攻占农村,侵占美丽的田园。工业造成大量的污染,危害人的健康与生命。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的变化不仅是生活环境的,而且是生活习惯的,还是精神状态的。格日乐图笔下的马恰恰就是一种人文、人性的代表,反映了画家对所处生存环境的担忧与焦虑。

  而于另一位蒙古族画家海日汗的画中也大量出现了马的形象,它们总是以一种近似于背景的形式出现,在马身上是裸体的女人,她们或骑、或坐、或伏、或卧。作为女人体背景的马群似乎已被女人所降服,而降服之下却依然隐藏着一种原始的野性。每当看到他的这类作品时总会有一种感觉:象是回到了母系氏族社会。蒙古人是一个部分保留了母系社会遗存的民族,女性,尤其是作为母亲的女性意义在蒙古族的意识形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马群则象是处于一种被统治的从属地位,让人联想到蚁穴中的工蚁,蜂巢里的工蜂。马是什么?是一种阳性的象征?亦或是草原上的精灵?

  来源:TOM美术同盟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