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瘦梅拙竹 墨笔漆书

 2008-11-27

  金农(1687-1764),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又号稽留山民、曲江外史、百二砚田富翁等二十几种,是清中期具有较高文化修养和艺术成就的文人画家。出身于仁和(今浙江杭州),年轻时读书于何义门(何焯)门下,何义门长于考订,亦有古画收藏,这对年轻的金农影响深远。金农学问渊博,雍正时曾被荐举博学鸿词科,并于次年(乾隆元年)进京应试不就,心情抑郁,遂出游四方,足迹伴天下,开阔了眼界,交游广泛,后流寓扬州卖书画以自给,为“扬州八怪”之一。“八怪”中金农较为博学多才,善诗词,精鉴赏,喜收藏,工书画,其收藏的金石文字多达数千卷。其深厚的文学底蕴、书法功力和极富金石气的书画特质为当时及后世人们所看重,被画史认为是“扬州画派中最具成就的画家之一”。

  

  金农作品的艺术特色

  

  金农初工诗书,五十多岁后才开始作画,善画梅竹、鞍马、人物、佛像,兼作山水,布局奇崛、笔墨拙朴、含义隽永,独创一格。其画梅最知名,自云画梅须有风格,风格宜瘦不宜肥。瘦处如鹭立寒汀,不欲为人作近玩。所画梅花既瘦且繁,千花万蕊,繁枝密萼,显得繁缛热烈,生机勃发。梅干不以双勾,多用淡墨挥写,浓墨点苔,故作屈曲上钻之势,横斜交错,左右穿插,竞相争高。花瓣用意笔圈之,圈花少圆,或椭圆或半圆,红白交错,率意为之,极富动感。尤喜画寒梅,表现梅树刚中有柔、冰肌傲骨的性格,寓意自己孤傲不群的节志。画竹亦突出“瘦”字,“瘦多寿,自然抱风霜耳”,目的不在准确描写竹的形态,而在表现竹之清高拔俗。有时画竹无潇洒之姿,故作憔悴之状,以示游子客居他乡,孤苦无依,苍苍凉凉。粗看意笔草草,不求形似,但细看古朴稚拙,逸趣横生。

  除梅竹外,金农亦能写人物,尤善画自画像,多为聊以自娱之作,不求形似,传情达意而已。其所画山水人物画,构思新奇、含蓄,意境幽僻,笔法古拙,设色雅致,浓丽兼施,颇富笔情墨趣。晚年又喜画佛、菩萨、罗汉,均不趋时流,不守成法,有自己的独到之意。所画佛像,有的点缀山石花木、奇柯异叶,有的不作背景,但无论有无点景,均形态庄严,表情安稳。

  书法方面,隶楷兼长。金农早年隶书,风格规整,笔画沉厚朴实,结构严密,呈内敛之势。约五十岁以后,又自创扁笔书体,兼融隶、楷体势,自称为“漆书”,实为隶、楷之变体。这种“漆书”, 方正古雅、朴茂拙厚,与画面的拙雅相映成趣。其笔画方正,棱角分明,横笔粗重而竖笔纤细,墨色乌黑发亮,少有浓淡之变化,犹如漆成。总体来看,金农的绘画一改“扬州八怪”狂放恣肆之风,以金石意味入画,“涉笔即古,脱尽画家之习”,布局构图亦别出心裁。其书法艺术同绘画一样,以拙厚淳朴见长,有“求拙为妍”的艺术特色。

  

  金农作品的辨识

  

  金农一生未曾做官,是终身的职业画家,其别具一格的书体画风在当时即已引起世人注意,以至“四方求索者”咸集,其在世时“每年卖字画皆获千金”。金农有三位得意门生:陈彭、罗娉、项均,其中罗、项二人兼能诗画,并常为金农代笔,以应付四方求画者,这在其诗文题记中可得到印证。此外,为其代笔者还有朱筠谷等人。这些代笔作品不仅当时的“处士亦不复辨识”,也为后世鉴定金农书画带来了难度。但总体而言,金农的亲笔之作,大都生拙而意趣天成。代笔之人虽习金农书画,并亲受教诲,笔墨之间亦有古意,但又流于工能精巧,缺乏拙趣。至于那些刻意仿造之作,更是空得其形,而乏其质,绝大多数粗俗板滞,用笔油滑。金农书法的伪作也是漏洞百出。金农“漆书”起笔方正,转角处亦方硬如棱角,而作伪者缺乏对金农这种字体的深入研究,在模仿时往往只注意字形的大体结构,忽略了其内在的细微变化,更缺乏深厚的笔墨功力,书体光滑、无变化,明眼人一看便知。

  此外,对金农书画的鉴别还可从印章、题款入手。金农文化修养较高,学识渊博,在其画款中常题以诗文、词赋、画论,且款题多较长。清方薰在《山静居论画》中说:“画有可不款题者,惟冬心画不可无题,新辞隽语,妙有风裁。”可见在金农的绘画中,长款题已成重要特色。在画面没有题名的情况下,印章是辨别书画家作品的重要标志,但现代科技的发达,使得印章的翻刻足可以假乱真,因此在做书画鉴定时,印章只能作为辅助依据。但如果了解印章使用时间的早晚顺序,在鉴定时还是有所助益的。金农的印章有数十方之多,其中还有一些印文相同,但大小形状、篆法刀痕不同的印章。这些印章中,属于早期的有“寿门”“金农”“金农印信”“稽留山民”等;中晚期的印章有“金老丁”“金吉金”“金吉金印”“己卯以来之作”“金氏寿门书画”等。金农的字号也有二十几种,其字号也有早晚变化,早年的款题有“金农”“寿门”“冬心”“曲江外史”等;中晚期的有“昔耶居士”“百二砚田富翁”“心出家庵粥饭僧”“冬心”“耻春翁”“心出家”“庵粥饭僧”“曲江外史”等。将印章与作品的年款作一对比,即可对作品真伪做出初步的判断。

  

  金农作品的市场价值

  

  

  金农的作品很早就在市场上流通,上世纪90年代国内艺术品市场逐渐兴起以来,金农的作品更是频繁地出现在各地古玩、书画市场及拍卖会上。90年代中期,金农作品的价位多在数万元之间,此后随市场发展其价位也在逐年攀升。近两年受国内书画市场调整的影响,金农作品的价位也有所波动,但总体而言仍处于上升状态。以拍卖市场为例,金农作品近十年来上拍的已有数百件,从市场表现来看,其中晚期作品成交率普遍较高,价位也颇高。从题材而言,其人物画作品,尤其是罗汉图等颇受市场青睐,成交率和成交价位都较高,而其所擅长的梅花题材的作品,无论是成交率还是成交价位都较为一般,这一方面是由于这类作品传世数量较多,另一方面也与此类作品代笔较多,藏家不易分辨有关。

  整体来看,金农作品的市场价位始终呈稳步攀升趋势。本世纪以前,其作品价格虽处于不断增长中,但涨幅不是太大。但进入本世纪以后,尤其是2002年以来,其作品价格的增幅较快,价位超百万元的作品均是在近五年内成交的。2002年末,上海朵云轩推出金农《隶书宋人笔记》立轴作品,以超出估价3倍多的110万元成交;2003年,他作于1752年的《墨竹图》在上海敬华以198万元拍出;2004年在香港佳士得,他的一幅不足一平尺的《十六罗汉》拍至163.17万港元;2005年,其楷书作品《金牛岩故事》在中国嘉德以187万元易主;2006年金农作品拍卖达到历史最高潮,先后有数幅作品突破百万元,7月份上海道明推出的“古代书画”专场拍卖中,作于1761年的《丝纶图》,在买家的数轮竞价中拍出了528万元的高价,这既夺得全场之魁,也创下了金农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12月份北京荣宝的秋拍中,金农作于1755年的《花果册》(册页、十二开)又以412.5万元成交。此外,天津文物、北京翰海、香港佳士得等拍卖公司在2006年的拍卖中也有数幅金农作品突破百万元。在接下来的2007年初的数场拍卖中,金农作品也都取得了良好的市场表现。目前,金农作品的价位依然处于稳中有升的状态,其精品价位基本稳定在30万元左右。

  金农属于历史上已有定论的画家,在正常的市场状态下,其作品的市场价值会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增加,这是毋庸置疑的。长期以来,在书画市场中,齐白石、傅抱石等近现代名家的作品一直是市场中的领军者,近两年在海外市场的刺激下,当代艺术也日益火爆。然而与之相比,无论是文化底蕴还是艺术魅力都毫不逊色的古代书画却一直在市场中没有得到其应有的价位,更何况许多古代书画作品还存在着不可替代的历史文物价值,这是无法用价格来精确衡量的。撇去真伪问题的纠缠,古代书画的精品之作理应在市场中获得高价位。2006年在整个国内书画市场低迷的状态下,金农作品依然能够稳步上升,屡创佳绩,就向世人充分展示了中国古代书画的魅力所在。这些佳绩的诞生,不仅创下金农作品拍卖价位新高,也为其他古代名家作品价位的上升打开了空间。金农作品之所以能在市场上经久不衰,与其高尚的人品、深厚的学养、扎实的书法功力及别具一格的艺术形式是分不开的,这也决定着在未来的艺术市场中,金农作品仍将是藏家竞相追逐的目标,价位的进一步提升也在情理之中。

  作者:许丽丽

  来源:艺术市场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