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提升境界与格调 推动中国画创新发展

 2008-11-24

  提升境界与格调 推动中国画创新发展

  薛永年 《中国艺术报》 2007年4月20日

  当前的国画创作固然佳作频出,精品迭见,在发扬优良传统走向现代中取得了明显的成绩,然而也不是没有问题。问题之一就是普遍地存在浮躁之气,缺乏从人到画的精心打磨,尚少在境界与格调上的高品位之作。

  二十世纪的写实人物画,特别是承担着引路先觉功能的人物画,一开始就没有忽视画家思想品格的塑造,这也是取得前古所无之成就的根本原因,山水、花鸟画得到发展后,一些有思想的前辈画家同样积极地提倡作品的境界与格调。李可染在论述“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时指出:“人作画,主要是思想感情在作画;有些失魂落魄的画是不能吸引人的。”潘天寿进一步指出:“中国画要讲诗情画意,讲境界、格调,要表现高尚的情操。这也就是思想性。将中国画看成玩弄笔墨是不对的。在思想上无所追求,无所寄托,不讲精神境界,画格总是提不高的。”

  境界每就作品反映的精神层面而言,一张画表面上是画家创造的艺术世界,是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统一中所表达的画家胸怀,实际上反映了画家自觉实现人文关怀的强度,折射了作者在精神境界上达到的高度。格调常就作品作者的品位而言,表面上是作品的品格情调,是画家对什么感兴趣、追求什么样的审美理想,实际上表现的是画家的人品趣尚,是画家心仪的神采风范,是像境界一样地体现了画家的文化价值观念和精神修为的水准。因此,在艺术批评中,风格固然重要,境界与格调尤为重要。风格是艺术家成熟的标志,是作品所呈现的总体艺术倾向和艺术特点,是艺术家思想品格的体现。境界和格调是透过风格、语言和技巧折射出来的精神品位与人格价值,因此,境界和格调有大小之异、高低之分与雅俗之别。

  要想创造高境界与高格调的作品,根本问题是把作画与做人统一起来。有些画家不是没有追求表现高尚精神生活的目标和努力,而是在认识上进入了几个误区。一是受西方现代视觉革命论的影响,以为中国画走向现代的重要标志就是强化视觉张力,变革视觉观念;二是以为市场的作用都是正面的,被动地适应市场的导向,缺乏积极引导市场的自觉;三是被错误总结的历史经验所蛊惑,误认为艺品与人品无关。

  

  民族美术传统与文化复兴的当下思考

  孙 克 《国画家》 2007年第2期

  “民族美术”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因为美术的范围包括建筑、雕塑、绘画、工艺等,而绘画虽以中国画为主,还要算上民间版画、民族绘画等。不过,考虑到传统美术中以中国画为大头,以及论述的便利,我在这里就把中国画作为代表来思考、论述。<

  中国画和传统文化

  中国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它的成长、兴衰无疑是和中华文化整体的境况密切相关的。中国画在20世纪始终面临着“改造—西化”的压力,它不仅面临着大量引进的西画及其资讯的压力,更面对以西方美术观念和系统方法教学的全新的教育体系的挑战。虽然20世纪中国画出现了号称传统派大师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但他们完全是在传统文化和传统绘画体系的孕育和培育下的结果。20世纪50年代以后,当突破传统文化,推动文化革命,改造中国画形成主流观点并以行政手段推行的文化政策时,“效果”便大著了,中国画传统画风的人才断代情况,逐渐显露出来。

  在“西化”语境下的民族美术

  过去的一百年,由于在寻求现代化的道路上,造成激烈否定以至逐渐地消解传统文化,造成文化的真空由西方文化来填补,已是明显的事实。如果像当下这样,古老的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只有饮食文化例外)都处在削弱、消解的状态下,作为一个分支的中国画文化,又岂能独得保全和稳定发展?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反复思考的问题。我在想,对于中国画来讲,文化精神岂仅是先画素描还是先临画稿这样的技术层面的问题。由于传统文化根底的深厚,许多老一辈画家即使接受过西式教育,其作品的中国文化内涵、精神气息并不缺失,李叔同、陈师曾、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李可染等都是这方面的典范。中国画的文化性决定它的艺术追求和评判标准,决定它在世界各个不同的品类中,具有其鲜明的独特性。如写意重于写实,注重传神,追求意境,向往和模拟文学—诗歌的意图,宣纸毛笔书写趣味的结合,包括文人画提倡的诗书画印的综合,都决定中国画不是易于掌握,可以速成的艺术。一位中国画家的成熟之路,是以一生的技艺和文化的积累达到的,而越是文化修养深厚的画家,晚年的成就越高。

  当下我国社会政治稳定,经济迅猛发展,社会财富积累很快,是文化艺术发展的空前时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艺术品的商品性不但受到重视,甚至被过分夸张,推动了部分人的浮躁情绪,加剧了中国画当下存在的问题。可见,中国画眼下的繁荣现象如果缺乏坚实的民族文化的内在的基础,发展中的负面问题当会逐渐地显露出来。

  观念决定形式—当代写实中国画的现代性

  李 杰 《美术观察》 2007年第4期

  中国当代写实人物画的创新问题经过一个世纪的铺垫,集中反映为两大观点的分歧:其一,一部分坚持派艺术家认为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中缺乏“中国性”,应该继续深挖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华,让中国特有的艺术感染世界。其二,另一些极端创新派艺术家认为中国几千年的绘画史是一个今摹古、古学今的怪圈,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要想创新就要尽量脱离传统形式的束缚,接受其他范式自创一体。

  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要发展就必须解决以下几点:一、强调写实中国人物画在画面中体现形式语言的生动性,以避免照片式的写实绘画及以往说教式、图解式的艺术形式,从而提高人物造型在画面中的形式美感。二、在结合西画写实方法与中国传统线条和凸凹画法使造型准确的前提下,摒弃封建社会后期绵延至今的文人笔墨样式,重新体现出中国画的笔墨审美观念。三、在人物造型上应符合中国人审美心理的要求,写实中国人物画要使表现形式与艺术的功能性相协调,使写实与写心(写意性)相统一。客观写实如何与主观写意的结合一直是写实中国人物画争议最多、最难把握的焦点问题。四、必须形成一股集体探求当代写实绘画的艺术家队伍和理论家队伍,并在个体中发挥个性。五、借鉴其他绘画形式和绘画以外艺术形式中的精华及艺术理论,使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更加丰富。六、强调主观色彩和真情实感的流露,高扬在艺术中的主体精神和个性,“纯艺术”倾向可能在开始时处于“曲高和寡”的境地,只要坚持就能形成新的主流形式。七、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应在审美形式上体现出时代精神。当代写实中国人物画家正在探索一种新的绘画范式,并把创新点定在对传统写意范式的重新解构(不是西方现代艺术中的构成主义)。传统笔墨是中国画创新的最大干扰,在当代创新初期以局部的“抽象构成图式”转化传统写实中国画中的“书写性”也许是拉开与传统距离的最好途径。八、色彩不是决定现代性的主要因素。自从西画介入国画之后,大部分画家一直存在一种误区—把色彩作为中国画改革的首要问题,这种国画色彩再鲜艳也只能是传统绘画或是伪现代画。色彩也需要接受现代形态,所以中国画创新的转折点在于形态而不是色彩,色彩也需要接受现代形态,只有在现代形态下才能成为现代中国画。

  

  值得关注的中国画前景探讨

  舒士俊 《中国花鸟画》 2007年第2期

  

  吴冠中先生因何不合时宜

  前些年兴盛的书画热,已经形成了一大片的中国画生态人群。若是将中国的油画家和国画家喻为两户人家,从人数来说国画家绝对是“大户人家”。但“大户人家”卖画却输给了“小户人家”油画家,在这令人沮丧之际,偏偏吴冠中又出来说:“‘国画’之墙非倒不可,”要知道这“门墙”可是维系了一大片中国画生态人群的生存,此时之际,吴先生此话又怎能不触犯众怒?

  来源:当代中国画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