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题花笺

 2008-11-21

  花笺,自古以来是我国文人雅士诗文唱和、书信互答的一种优美载体。明崇祯年间的《十竹斋笺谱》为古代花笺之集大成者。民国时期,鲁迅和郑振铎合编并自费印行了《北平笺谱》,一时传为美谈。

  上世纪90年代,我与浙江湖州费在山先生游,先生赠我自制花笺数种。有梦苕庵钱仲联先生以“苕华”二字篆书为题,还有四明石窗周退密先生以秦时“虎文瓦当”行书为题。这些花笺均用普通的白纸印成,书写时仍有墨浮笔滑之感,在上世纪80年代末,已是一件文房难得的珍品。

  后来我有幸得识周退密先生,先生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市诗词学会顾问,精研书法,爱好丹青。承蒙不弃,书信往来有年,受益匪浅。2002年,我寄上汉、宋二镜拓本,请周老为之题词,拟制花笺之用。不久周老来函云:“大札奉悉,承示古镜拓本二种嘱为题字,已草草写就。如供制笺,须用浅色,否则将与墨色相并,难于辨认。”周老在汉镜拓本上题词为:“此古铜镜文曰:‘姚皎光而耀美,得并观而不衰,精照折而侍君’三句十八字。种瓜后人得此拓本,将以之制笺,嘱为题字,即书此归之,博正。壬午八九翁退密。”

  我收到题笺拓本后即着手制作。其方法是先将拓本通过电脑扫描后制成样品,定好尺寸打印出来,送到南京制成锌版;再找一家小印刷厂,选用上等的宣纸,将之裁好,并调好颜料,运用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老机器,一张一张地印。每印一张,即送上一张纸,使送纸的速度跟得上机器运转的速度。全过程均自己在旁指挥操作,直至达到最佳效果为止。这种制法是电脑、机械和手工的“三结合”。

  花笺印好后,我立即寄上十数帧给周老,以先睹为快。周老接函后,赐书数帧,并云:“承惠赐新制佳笺,十分古雅,亦便于书写,既不拒笔,亦不濡湿渗化,近今不易得之物也。至谢。”后来,周老亦数次赠我拓本以供制笺。“兹奉上砖拓本二纸,古镜拓本一纸,以供制笺之用,一切由足下定夺可也。足下所做皆雅人雅事,可以信今传后。”又在一函中云:“凡制作笺札,其底色须淡,倘采用书画,当以字少画简省者为上,否则写时尚能辨别,写后一片模糊,此在照相时更为明显。“建衡二年’砖拓二式,以乙式为佳。”

  周老题词所制的宣纸花笺有“岁寒三友”、“汉砖”、“铜镜”等七八种,均以淡彩印之,既可观察,又能书写实用。这些花笺有周老约友人钱定一先生提供砖拓并题跋的;有约友人诸光逵先生绘图为之题跋的;有自己提供的藏品自题的。其题诗、题跋均抒发了自己的感情,记录了自我的识见。

  作者:邵 川   

  来源:中国商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