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殷小林:把中国古灯介绍到世界

 2008-10-27

  走进古灯收藏家殷小林家小院儿的月亮门,绿树成荫,竹影婆娑,水池中波光粼粼,盛开的莲花下有鱼儿在游弋。屋檐下一条精致的石板小径,把来客引入室内。

  客厅里,沿墙立着十个高高的藏品柜。殷小林说,从前上面曾摆满了历代的油灯和烛台。现在因为大部分灯具去了昆山市千灯镇的千灯馆展览而空出,已由书籍和杂项收藏品填补了空缺。但仍然有数百件历代灯具占满了其中的三个柜子。据殷小林介绍,这四百余盏古灯是因为千灯馆的五个展厅都已“灯满为患”,实在没地方“安置”,才暂时留在这儿“待命”的。

  殷小林是个很健谈的人,谈到灯具收藏,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他说,灯具在今天人们的心目中已是寻常之物。这是因为现在我们身边的灯实在太多了,因此“熟视无睹”,进而“视而不见”了。但在古人的心目中,灯是很神圣的,甚至可以和日、月相提并论。其实,我们现在也还经常拿“明灯”来比喻真理。所以,灯具发展的历史绝不仅仅是灯具本身的发展史,它更是一部包含在文明进步史之中的人类追求光明的历史。

  问到殷小林收藏古灯的由来,他说,最早是搞“杂项收藏”,大约有十年的经历。后来与老油灯“相遇”,也只想寻一盏置于现代的书桌之上,意在追求一种跨越时空的美感。没想到一见倾心,越收越多,竟一发而不可收,最后居然集出了一部实物的“古代灯具发展史”。这倒有点儿像佛教所说的,以一灯传十灯、百灯、千灯乃至无尽灯了。

  殷小林收藏的那盏最古老的“原始天然石灯”在千灯镇,我们无缘得见。但由此灯点燃后的图片,其造型真的和甲骨文中的“主”字一模一样。殷小林告诉我们,远古的灯具就叫作“主”。后经数千年持续的发展、演变,在汉代以后才最后定名为“灯”。所以古人称帝王为“圣主”;称家里最长辈、最有权威者为“主人”;称最重要的事情为“主要”。这些都表明灯具在人们心目中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

  在殷小林的藏品中,一件有小窝儿的圆柱形的石器引起了我的好奇。我问:这也是灯吗?他说:是,这是内蒙古赤峰地区出土的“红山文化”石灯,距今已有五千年的历史了。我又问:这么小且浅的石窝儿能放多少油,能点多长时间?另外,怎么就确定它是一盏灯呢?殷小林说:首先,这件石器可以稳定直立;上面又有油池,还有安置灯捻的“突出部位”等十分明显的“灯具特征”;再依“排除法”,逐步否定它为其他器具的可能,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它是一件灯具了。据他的分析和推测,这盏灯不适合使用“液体燃料”,而是直接将一块新鲜的动物肥肉放在“浅窝儿”里。点燃后,灯火会渐渐烤化肥肉中的油脂,随化随点,不仅很方便,而且也是可以点相当长时间的。

  殷小林拿起一盏红陶狮子灯,说这是宋代的一盏“佛前供灯”。他说,唐代就有以《景德传灯录》为代表的诸多“佛典”,统称为《五灯会元》。各地的寺庙中更有数不尽的长明佛灯。因此,佛教历来视传法如传灯。这只狮子虽然张着血盆大口,却不带一丝凶相,而是摆着一副笑脸,它这是在宣传佛法以慈悲为怀。而似乎在不经意间暴露出的锋利爪牙,又很自然地向人们展示了佛法不可冒犯的威严。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至今两千多年而不衰,其中灯的作用不可磨灭。

  有一盏“黑陶小鸭子灯”很有趣,它低垂着头,把嘴揣在怀里,静静地睡着了。殷小林说:这盏灯是在新疆出土的,至少有两三千年的历史。那时期的新疆灯具,有很多是以船或水鸟为造型制作的。这说明在两三千年以前,新疆的水面很广阔,船和水鸟都是人们生活中常见的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才有可能在制作灯具时被拿来作为“题材”。但是由于人类奋力的“开发”,两三千年便把水草丰富的新疆变成“赤地千里”的沙漠和戈壁滩了。“小鸭子”见证了这段“沉痛”的历史,它也引发了我们的深思。

  有一种油灯的样子很奇怪,在它的油池边上还有一个漏斗状的口,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殷小林讲: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省油灯。省油灯是带夹层的灯具。通过这个漏斗可以向夹层中注入凉水。这个“夹层”,在油池底下形成了一个“冷却水套”。燃灯时,凉水能起到降低油温减少蒸发的作用,从而达到省油的目的。省油灯,就是古代的“节能灯”。这个“冷却水套”至今仍应用于“金属热处理工艺”的降温、冷却环节之中。以往,人们都认为省油灯是晚唐五代时所发明,殷小林在《古灯史话与收藏》中也是这么说的。理由是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中有一段文字就是这么记载的。但是现在看来,陆游的说法已“不足为据”了。因为在不久之前,他收藏到了一盏“汉代绿釉省油灯”。这盏省油灯的出现,把我国发明和使用省油灯的历史又向前推进了一千多年。

  听着殷小林滔滔不绝的讲述,不经意间窗外已渐渐地黑了下来。然而我们没有打开电灯,而是点亮了一盏油灯。在融融的灯光里,我们品着茶,继续聊着,其乐陶陶。

  大约是在二十几年前,殷小林偶然在旧货摊儿上找到了他收藏生涯中的第一盏老油灯。现在看起来,那盏晚清时期的黑釉瓷灯很普通。但就是这盏不起眼儿的小油灯,指引他走上了一条越走越亮堂、并令他肯用毕生精力去上下求索的漫漫之路。

  2005年,天津百花出版社出版了殷小林所著的《古灯史话与收藏》一书;2006年殷小林的千灯馆在昆山千灯古镇建成。千灯馆每天接待来自四面八方的参观者,其中还包括许多国家领导人。从当初的第一盏到现在的一千五百多盏历代古灯,殷小林的收藏可谓“丰富多彩”;而经他多年不懈的研究,从这些灯具中发掘出的传统文化,更使他丰厚的收藏成果“蔚为壮观”。

  通常说起来,殷小林的“古灯收藏”应该算是“功德圆满”了。但是他却不满足,还在不断地搜集着各种各样的古代灯具,并且开始研究世界各地的古代灯具。殷小林说,下一步还要把中国的古灯介绍到世界上去,展示我们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