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论王冕的书法艺术及篆刻风格

 2008-10-10

  王冕,元末画家(1287—1359),字元长,号竹斋,别号老村、煮石山农、饭牛翁、会稽外史,浙江诸暨人。他以画梅著称,他的书法,现所见到的均是他在梅花图画上的题诗墨迹,《墨梅图》轴上就有题诗五首,整个画面上繁花万枝,枝头缀满花朵,或含苞欲放,或初绽花蕾,或盛开怒放,或残梅点点,千姿百态,风神绰约,占画面的三分之二,中间的主枝从右上角斜逸而出,画幅中央左右空阔,在右空处题七绝诗一:“城市山林不可居。”紧挨画幅右边缘,四句两行,第三行短款下钤有三枚红印,右第二首“明洁众芳忌”是五言绝句,竖三行,第四行短款钤印一枚,第一首题诗成长方形,第二首成正方形;画幅左边缘题七律诗“山中昨夜雪处霁”三竖行,长款,钤印两枚,左第二首七绝诗“冰雪团花缀玉枝”,四行,短款,钤印一枚。在画幅的下方,占三分之一的空幅,题写了一首长诗,“江南十月天雨霜”,共十三行,每行十四至十六字,中款,钤印两枚。题字均用楷体,这五首诗诗意各有所旨,表达了画家的思想与品格,细看字迹,珠圆玉润,字字挺拔,笔笔坚劲,毫无纤弱之态,充分地体现了王冕书法功力深厚。其绘画用笔练气于骨的特色在书法中更显得骨力遒劲,笔笔中锋,线条浑厚圆劲,富有立体感。整体感觉,并不壅塞,只觉得清新秀丽,含有一种独特的意境之美。若不是书者情怀高远,淡泊名利,有超逸胸襟,又有高超的技艺,在这有限的篇幅中要书写出这么多的内容是非常困难。他字字写得娟小秀逸,非常清晰,字距行间,空灵透气,与上方的墨梅满树珠玉映然相辉,造成了整幅画面一曲和谐的乐章。尤其是细读诗句,其哲理寓意,余味无穷,读诗看画品字赏印,无一不精,无一不美,不由得惊叹世间竟留下如此精绝的艺术品。

  王冕《南枝春早》图轴有二幅,一幅是竖枝着花向上挺立,在右中空处题七绝诗“和靖梅前学作堆”用的是楷书,四行,短款,款下钤了三枚印;一幅是枝干从上往下伸展,题诗亦在右中空处,用行书题“灿灿疏花照水开”四句三行,也是七绝,另起双行短款,钤有三枚印;《墨梅图》卷,(横幅)梅枝从右往左斜出,用楷书题诗在左上方空处,“吾家洗砚池头树,”五行,短款,钤有两枚印,这些书迹都写得秀逸清丽,字字挺立,端严方正。还有一幅《梅竹双清》(横幅)吴镇、王冕合作。左边是疏枝墨梅,占四分之一画面,从中部至右全都是空处,题诗两首,右边诗起句是“朔风撼破处士庐”共有十三行,每行十至十二字不等,在最后一行钤有两印,第一枚是“竹斋图书”,朱文印,第二枚是“会稽外史”,白印,未落款;与这首题诗并列的第二首长诗起句是“君不见,汉家功臣上麒麟”共十九行,每行十三至十六字不等,末行三字,下钤两白文,上印文是“王元章”,下印文是“文王孙”,并在这题诗的起首处钤一白文印“方外司马”。这二首长诗题跋墨迹,均是王冕所书,第二首的书体用的楷书,字形小于第一首诗的行书字,二幅并列,王冕有意用两种字体,以避板滞。

  王冕用行书的题跋,其书法更为精妙,整幅字阔博雄劲,大小随意。笔墨利落,神思纯情,游锋洒脱,活泼迎人,浓淡之间,繁简得宜,细如毫发而不弱,粗若梁柱而不滞,其撇捺左挥又洒,一往无复,如野鹤游天,具有挺劲、清绝的风韵。

  从上述的题诗墨迹,也可看出王冕在完成画作之后,长题短题,字多字少,用何种书体,如何钤印,都是费心斟酌,构思巧妙。其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尤其是用行书的题诗,如《梅竹双清》图右第一首长诗“朔风撼破处士庐”,写得非常阳刚大气,其飘逸秀气中又显示着一种淡泊闲适的气质,字形大小错落,气脉贯通,有因笔误而加笔修正的“混”字,却反而造成出于意料的效果,使整篇作品如乐曲的一个加强音;也有纯用草法的字“洒”,以行楷笔法出之,别有韵味,增强了字幅的生动性,写在第六行衍两字“好色”,第七行衍一字“花”,都以细细的笔略作顿点处理以与原幅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浑然不觉。这些原本是缺点,反而成了锦上添花,真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功,王冕的书法功力由此可与大家比肩。

  古人曰:书画同源,因使用的都是毛笔,运笔时,笔毫在纸上的运动不外乎三种形式:一是运笔的速度,二是运笔的力度,三是运笔的形态。表现速度依赖运笔的“迟与急”,也有称之“缓急”、“迟涩”、“行留”,要体现笔力则靠运笔时“起伏”,也即“提顿”、“轻重”,而“逆入藏出”、“一笔三折”则是运笔的形态。在这些相互对立的矛盾之中如何恰当而又熟练的把握,是一位书家的书法技艺高低的体现。王冕在这方面表现了他个人独到的艺术审美观点和用笔技法。他注重迟与速的巧妙运用。以涩笔写出厚重的笔画,给人以古拙质实的感受,以速笔写出流利的线条,给人以清丽、飘逸的洒脱感受,他使笔起伏不停,而又因练气于骨,精微极致。所以他的笔线很有神韵,有藏有露,线条变化丰富。以藏锋出之的笔画,具有浑厚含蓄,精华蕴藉的意趣,其露锋则给以人风姿绰约,神采焕发的感受。书法中讲求“藏锋以含其气韵,露锋以耀其精神”,在王冕的墨迹中是达到了这一美学原则。

   从总体上来说,王冕的书法偏于柔美,但因笔力有“练气于骨”的功力,所以他用笔,将全身的力通过臂、肘、腕、掌、指而达于笔端,心手相应,以力运笔,准确地写出意念中的点画,笔力又通过笔势而得以发挥,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当然,这里不能忽视他个性气质与思想精神的文人画家的特质,没有深厚的素质和底蕴,写得最美的字也充其量是好字匠,只有形美,而缺乏神美。在字幅章法方面,因为王冕是画家,他将书法的章法布局借鉴于绘画,所以在题写一二百字的诗歌于画上,也仍然章法井然。如画梅“分宾主”,虽“纷纭披复”,却“繁而不乱”,而以实为虚,实处俱灵,以虚为实,计白当黑,产生隽永的魅力。

   王冕的篆印现能见到的都是他在画上题诗题跋钤盖的姓名章和闲章,有十方是篆字白文印:1、王元章2、会稽佳山水3、王冕之章4、王元章氏5、文王孙6、王冕私印7、方外司马(小)8、方外司马(大)9、姬姓子孙10、会稽外史,还有三方是朱文印:1、“竹斋图书”2、王氏3、合同,以楷书刻印姓名章有三方:1、王冕2、王元章3、元章。

   王冕在篆刻方面最大的贡献就是他最早发明选用乳花石即青田石(也有称为萧山石)为材料,为印学提供了有利条件。明代刘绩《霏雪录》曰:“初无人,以花药石刻印者,自山农(王冕)始也。”所谓“花药石”,当属青田冻石一类,后人常误称“花乳石”,但花乳石是包括青田、寿田、昌化等各地石料的总名。王冕用青田石刻印所见的印文,只见上列九方。在此之前,文人学者治印,只注重篆法,镌刻之事,还得借助印工。自从将青田石等石材引入印林,刻印者便从写篆到奏刀这一过程全由一人予以完成,成为了文人学者的乐事。对明清以来的印学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王冕治印,奏刀从容,胜过前人,意境尤高,直到他死后140年,是文彭(1498—1573年)把石章篆刻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承前继后,开创了蓬勃发展的“石刻时代”。因为在此之前大都还是以铜质金属为印材。刘绩在《霏雪录》里评价王冕篆刻曰:“山农用汉制刻图书,印甚古。江右熊口巾笥所蓄颇夥,然文皆陋俗。见山农印大叹服,且曰:天马一出,万马齐喑。于是尽弃所有。”结合这一评价,赏析王冕留下的印文,我们知道王冕首倡以石刻印效果很好,他以汉篆为范,奏刀刻之,很具神采,令当时人大为叹服。并把王冕誉之为“天马”,可见他的篆刻在当时的水平。就我们现在从他在画幅题跋上留下的纯汉印风格的“王冕私印”“王元章氏”“方外司马”“会稽佳山水”等,其刀法娴熟,挥运刻刀奏印的痛快淋漓的形象跃然纸上,这四印都用的是白文,汉篆味极浓,如“王元章氏”四字,工致爽劲,挺拔流畅,很有趣味;再如“方外司马”四字,下重上轻,下方九条竖线长短不一,齐中寓不齐,可见作者之匠心。细细品味,其气魄宏大,作风泼辣,个人风格非常鲜明。体现了元代末年,文人印章已经有了崭新的内涵。

  文字:胡 源

  编辑:因因

  来源:书画艺术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