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大文豪苏东坡好砚成癖

 2008-10-08

  古人有“武夫宝剑,文人宝砚”之说,认为“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王羲之曾将笔墨比为矛戈铠甲,而将砚比为城池,它调和笔墨的功效与沉稳厚重的品性,不能不让人对它另眼相看。到了宋代,文人学士把太多的赏识与歌咏赋予了砚,从而使它大放异彩。

  异禀独具的苏东坡,自小就与砚结下了不解之缘。他12岁时,发现一块淡绿石头,试墨极好,其父苏洵也认为此石“是天砚也”,于是凿磨了砚池,交代儿子好好爱护。及至稍长,苏东坡对此砚更是关爱有加,并且在砚背铭文。神宗元丰二年(1079),苏东坡被诬陷入囹圄,“天砚”不见踪迹。5年后偶在书笼中找到,苏东坡已年老力衰,交代儿子好好保存呵护,自己不久撒手人间。明代时,权倾朝野的奸相严嵩被世宗所杀,抄没家产时竟发现了苏东坡的“天砚”,以后不知所终。

  熙宁年间,太原王颐赠送苏东坡一方“凤砚”。对这方“涵清泉,闼重谷。声如铜,色如铁。性滑坚,善凝墨”的佳砚,东坡喜不自禁,作砚铭说:“残璋断璧泽而黝,治为书砚美无有。至珍惊世初莫售,黑眉黄眼争妍陋。苏子一见名凤味,坐令龙尾羞牛后。”只是东坡对凤砚的赞美却惹来了麻烦。后来东坡求砚于歙,盛产龙尾砚的歙人因记恨其“坐令龙尾羞牛后”语,遂回敬说:“何不使凤石?”既已开罪歙人,东坡欲求龙尾砚,只好另寻它法。

  有人曾将历史上的痴砚者作了排行,只把东坡列在榜末。确实,比起敢于厚着脸皮向皇上讨砚、得到后抱起来就跑、连墨汁溅上袍带也顾不得的米芾;比起千金购砚,并让心爱的侍妾抱砚而眠以滋润宝砚的黄莘田,苏东坡对砚看上去有些矜持,然而,在用家传宝剑换张近龙尾子石砚后,苏东坡却表露了心声。他说:“仆少时好书画笔砚之类,如好声色,壮大渐知自笑,至老无复此病。昨日见张君卵石砚,辄复萌此意,卒以剑易之。既得之,亦复何益?乃知习气难除尽也。”如此好砚“习气”,东坡终其一生也未能尽除。

  苏东坡本来是一位豪放旷达之士,他有诗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然而好砚成癖的他,却喜欢在砚上铭文,从而留下了30多首砚铭,对端砚、歙砚、洮河砚赞美有加,有的砚铭还别有情趣,如:“千夫挽绠,百夫运斤,篝火下缒,以出斯珍”,生动地写出了采砚的过程和宝砚的难得。

   “东坡得砚”是历代画家绘之不厌的题材,任伯年、齐白石、傅抱石、范曾等均有描绘,这方银墨盒上的图画也是千古文豪风流雅事的见证。

  来源:市场报

  作者:张春岭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