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钱化佛的另类奇藏

 2008-10-06

  佛门居士的另类“烟缘”

  钱化佛本是佛门居士,自己并不抽烟,却与“烟”结缘,尤其喜欢收藏那些印刷精美的香烟盒和火柴盒(火花)。他在上世纪40年代出版的《三十年来之上海》一书中说:“集藏香烟盒,这是鄙人的独行生意,当年找不到第二个同志。”他曾将收藏的香烟盒和火花分门别类地装订成册,并请国画大师吴昌硕在封面上题写“香火烟缘”四字,以此多次参加展览。只要见到香烟出品,他就会买上两盒请客,自己则保留空烟盒。

  他曾把世界牌与和平牌的烟盒平置在一起,组成“世界和平”的图案。此外,由孙中山、紫金山、万寿山、万宝山、马占山(抗日名将)五种烟盒拼贴成的“五岳图”,则寄寓了对孙中山和马占山两位的由衷赞美。

  火花也是一样。上海沦陷期间,他把日本、如意、算盘三种牌子的火花贴在一起,寓意日本鲸吞中国,不过是“如意算盘”而已。他又把蛇牌和象牌火花贴在一起,暗寓日本侵华乃“人心不足蛇吞象”。

  藏出一部敌伪罪恶史

  钱化佛在抗日战争时期专门收集日寇在租界张贴的告示,这些告示最终成为抗战时期的重要文献。在血雨腥风的岁月里,他白天看好告示贴在何处,夜晚就会趁着天黑人少,悄悄地溜至所在,先用湿抹布润湿,再轻轻地揭,使其完好无损。这种收藏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一旦被发现,绝无生还的可能,但他不避风霜雨雪,不怕被捕坐牢,长年累月地揭取告示,精心收藏,多次从军警的魔掌中逃脱,终于获得一整套敌伪告示,组成了一部敌伪纸载笔写的罪恶史,举凡抓丁、征税、逼税、屠杀革命人士等等,一一有案可查。解放后,他将这部珍贵的收藏捐献国家。

  玩收藏玩到死人头上

  钱化佛最奇的一招,是收藏讣闻。他收藏有孙中山、地产大王哈同、创办大世界游乐场的富商黄楚九、被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暗杀的《申报》总经理史量才等名人的讣闻。无怪有人说:“钱化佛玩收藏玩到了死人头上。”

  单以讣闻而论,侨居我国的犹太富翁哈同的讣闻最有特点。上世纪30年代,哈同死于上海,丧礼悉依中国旧俗,主事者恳请当时硕果仅存的末科状元刘春霖撰写行状,并请刘为其点主。丧礼办得极尽铺张奢华,讣闻当然也不例外。除了邀请末代状元、榜眼、探花题点,讣闻的体制也极为庞大,铺展开来竟如八仙桌一般大。

  “百驼集藏”见精神

  兽类之中,钱化佛最喜欢骆驼。因为它跋涉于茫茫沙漠,忍饥耐渴,毫无怨言;而且脚踏实地,勤勤恳恳,表现出一种崇高的坚韧不拔的精神。钱化佛便以“百驼集藏”鼓舞自己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不畏艰险,不畏风暴,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奋斗和拼搏。他的“百驼集藏”有铜质的、瓷质的、木质的、橡皮的、石膏的、玻璃的,有北京出品的毡驼,有墓中发现的陶驼,还有骆驼图案的织绒毯等等,形状各异。一天,他听人说虹口某铺子出售骆驼型茶壶,便冒着大雨,特地赶到虹口去买来,并说:“知道了一件心爱的东西,若然不买来,晚间便睡不熟。”

  来源:市场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