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闲话“谈真论假”

 2008-08-20

   在与收藏界的交往和交易中面对每一件藏品,首先是论假谈真,然后再评品好坏。哪一件是真?哪一件是假?哪一件好?哪一件坏?这是收藏者面对的事实而难以回避的。

  真与假之间是最难下结论的,尤其在生意场所,面对一件未曾见过的东西叫你表态是真是假,是很为难一个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决不能像《宰相刘罗锅》里的歌词那样:“说你是真就是真,假的也是真;说你是假就是假,真的也是假。”而在收藏界面对每件藏品人人平等,人人都可以表态,是真是假要拿出事实和道理说话,不可武断。结论只有一个,不是真便是假,不是假便是真。不能不真不假,也不能含糊其词,不能凭权威压人,只能以理服人,这才叫水平。

  有的鉴赏人脑子里知道的不多,实际见识也少;没见过的东西拿不准,也敢下结论,通通打入“假”的行列。有的一知半解的人,喜欢以行家里手自居。经常帮他人去鉴定,可是在他的眼皮下差不多全是“假”的(仿的)。而且那些依据是含糊其词、模棱两可,不足为证的道理,甚至教人可笑!这样的人以为一个假字是容易说的,起码以说真字的要求低些,好交待一些。他认为要说出一个真字必须同时举出许多特点证明此物何以为真,才能使人信服。而说它是假,则只此一个字就了啦。如果说真,万一说错了会丢脸,不体面。而说假,生意自然不成,事后也无人过问,不担风险。所以说“假“的容易说“真”的难。

  话又说回来,难道“假”的这个字真的可以不负责任,信口开河吗?不然!我认为随便说它是假也是不负责任。如果以负责的态度去鉴别一件藏品(尤其是古瓷),必须从多方面去考证,这种考证也是要有知识和水平的。对一件假(仿)品,首先要看它的材质、工艺水平是否对路,再看它的风格、特色是否符合,要弄清楚什么地方可以仿,什么材料、配方可以做到,谁能仿得出来,等等。只有用事实充分说明才能断定它为假的(仿的)。反过来证明:假设它是仿的,如果把仿的材质、工艺、艺术、风格、色调、配方、产地等等都能指出来当然可以定“死罪”了。如果证据不足,也不能轻易下结论。所以说假的也该三思而行,不是那么随便可说的。

  不论是说真也好说假也好,总得有事实依据,要经过全面的细致的研究、考察才能下结论。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最好说“看不懂”三个字才不失体面。由此我想到好多地方、好多人都在请行家通过照片来鉴定古玩。我对此实在不敢恭维,照片只能看出外表,看不清里面和材质,照片与实物的色差很大,色调不同何以辨别真假?我认为这样不切合实际的“鉴别法”是不可取的,当然,可想而知,这样凭照片鉴定的结果只能是大致否定的或含糊其词的,这又有何作用?

  说假字不易,说真字更难。“真假”二字千万别随便说,但又必须说,在对实物认识有把握,经过分析和测试之后再去说。在真正的行家面前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真假二字都有风险,都需要对它负责。假当真时会造成损失。真当假时会造成过失。真的在眼皮下放走了这是过失。失去的机会不会再来,当然可惜,永远遗憾。

  来源:文物天地

  作者:易惟谦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