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胆大妄为张易之

梁江   2008-07-23

  ———历代作伪史话之三

  一般说来,如非兵燹水火朝祚不保,宫廷内府藏品之丰富是私家难与比肩的。而内府庋藏的来源大致有四:一为接收前朝官府旧藏;二是从私人藏家或民间搜求而得;三乃各地进贡或域外的礼物;四属宫廷作坊或本朝书画家新制作。

  南北分裂对峙结束,隋唐两朝官府藏品的搜求和庋藏,是在大一统政体下进行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时,朝廷的搜求不仅能直达天下,而在规摸、效率方面也无可比拟。天下的书画宝物名器精品汇聚于隋唐皇室“秘府”,内廷藏品之富很快便超出萧梁时期。

  隋代帝王在征战时期已很注重收纳书画典籍。隋文帝杨坚于公元589年灭陈,据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陈天嘉中,陈主肆意搜求,所得不少。及隋平陈,命元帅记室参军裴矩、高颍收之,得八百余卷”,这批名迹照单没收,得法书名画八百余卷,也不算少了。隋炀帝杨广在史家中的口碑虽不好,对于文物古籍,倒也曾下了大工夫去搜求充实。据《隋书·经籍志》说:

  “炀帝即位,秘阁之书,限写五十副本,分为三品:上品红榴璃轴,中品绀榴璃轴,下品漆轴。子东都观文殿东西厢构屋门贮之,东屋藏甲、己,西屋藏丙、丁。”

  在观文殿后,隋炀帝杨广还专门修造了两座建筑,东为“妙楷台”, 庋藏法书;西曰“宝迹台”,收藏名画。当时所藏的法书名画,都由江总和姚察等人署记。隋炀帝杨广巡幸扬州,带了两台所藏的大部分法书名画同舟东下,俾便随时观赏。不幸的是,中道惨遭船翻之祸,书画尽沉水底,大半沦弃。此后,炀帝杨广被杀,皇室余存的书画,全归宇文化及,接着又为窦建德所取。留在东都的部分,则落入了在洛阳发动政变的王世充手中。唐武德五年(公元622年),窦建德与王世充败,两人所夺书画悉数入归唐皇朝。

  本来,隋代两都的收藏品以及原属窦建德、王世充的名迹,如能顺利入藏唐御府,这一大批历朝积蓄之物当可为唐朝皇家收藏打下好基础。不过,其间发生了大意外。唐高祖李渊得到前朝这批书画典籍,遂命司农少卿宋遵贵用船载运京师。其间,再次遭遇沉船事故,救存下来的已不到十之一二。《新唐书·艺文志》记载说:“初,隋嘉则殿书三十七万卷,至武德初,有书八万卷、重复相揉。王世充平,得隋旧书八千余卷,太府卿宋遵贵监运东都,浮舟溯河。西致京师,经砥柱舟复,尽亡其书。”其《目录》亦为浸濡,时有残缺。今考见存,分为四部,合计一万四千四百六十六部,凡八万九千六百六十六卷。其记述已明确说到“图书及古迹”,亦即典籍书画名迹概莫能幸免。这自是一次很大的损失。

  初唐时期,李渊、李世民喜爱书画,且以提倡文教为治国之一策。于是,内府屡有搜求和整理书画典籍的大举措。《新唐书·艺文志》就说到一件关于书籍的事:

  “贞观中,魏征、虞世南、颜师古继秘书监,请购天下书,选五品以上子孙工书者为书手,缮写藏于内库,以宫人掌之。玄宗命左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马怀素为修图书使,与右散骑常侍、崇文馆学士褚无量整比。会幸东都,乃就乾元殿东序检校。”

  连缮抄的“书手”都必须出自五品以上官员之家,其郑重其事可想而知。而这里涉及的时间,从贞观时的高宗李世民到中唐的玄宗李隆基,跨度近百年,重视图书文物说得上是一贯国策了。由兹,通过种种搜求或进献的方式,一些原属私家收藏的书画名迹得以陆续进入内廷。对于朝延所藏书画,由魏征、虞世南、褚遂良等进行鉴别真假。奉命负监领重装之责的,如王知敬、李德颖、苏勖、韦挺、长孙无忌等人,虽不是鉴定家,也在内府藏品上题署签押。当时,负责内府藏品鉴定的褚遂良,目光最称精审,据说经他甄别的法书,真伪一无舛误。而此时待诏文林馆的李怀琳,则是知名的作假高手。

  唐内府所藏法书名画,往往重加装褫。李世民苦心搜访喜获王羲之的《兰亭》名迹后,命供奉拓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四人各响拓数本,分别赏赐给皇太子、诸王与近臣。据说,拓书人汤普彻奉命复制赏赐房玄龄等人的《兰亭》时,暗暗把多余的复制本偷传出宫,《兰亭》名迹因之得以流传于世。所谓拓书人,即专事复制书画原作的工匠。在当时尚无照相制版技术的条件下,以响拓方法摹制出只逊真迹一等的复制品,是惟一的传播手段,其对书画原迹流传的贡献是很大的。

  唐高宗李治及武则天时期,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深受宠幸。张易之贼胆包天,竟趁奉命修补装池内府书画藏品的机会,大肆偷梁换柱,窃得内府真迹无数。这是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的记述:“天后朝,张易之奏召天下画工,修内库图画。因使工人各推所长,锐意模写,仍旧装背,一毫不差,其真者多归易之。易之诛后,为薛少保稷所得。稷殁后,为岐王范所得。王初不陈奏,后惧,乃焚之。时薛少保与歧王范、石泉公王方庆家所蓄图画,皆归于天府”。

  名画大量作伪,唐代张易之要算臭名昭著的第一人了。他竟胆大妄为至分派工匠各展所长,锐意摹写,且按原样装裱得丝毫不差,把皇府真迹窃归私囊。张易之伏诛之后,这批流出宫禁的真迹为官至礼部尚书的书画名家薛稷所得。再经辗转,落入了唐玄宗之弟歧王李范之手中。李范原先不吭气,后来惧怕走漏风声招至横祸,竟一把火焚烧了事。名迹落了如斯之命运,列位看官,你道可叹不可叹?

  来源:文物天地

  作者:梁江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