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中国古瓷窑窑址考察漫记之二福建永福窑

楼钢   2008-05-09

南宋 青白釉印花瓜棱小壶

  我们还在广州未出发前就得知,漳州市收藏家协会在漳平市乡镇公路拓宽工程时,在永福镇窑头乡新发现一个窑址,漳州的朋友们建议我们顺路去看看,因此当我们结束平和窑考察之后直接就奔永福而去。

  从平和县到永福,先走去闽西的国道,至南靖县和溪乡后转入县级乡村公路。这里是闽中戴云山脉与闽北蜿蜒南下的武夷山脉的结合部,山势连绵,山峰高耸,远远望去一片苍茫,显得生气盎然,极富动感。车过和溪就开始爬山,之字弯、回头弯一个接一个,甚是险峻,幸好新修的公路路况不错,车也不多,大家可以尽情地欣赏窗外的风景。

乡间小屋不染红尘

  福建是中国古陶瓷生产大省,境内几乎每个县都散落着古瓷窑。福建生产的瓷器主要是日用具,且大多出口外销。闽北宋代建窑生产的黑釉器、兔毫盏鹧鸪斑盏天下闻名,是北宋徽宗皇帝御定生产贡瓷的窑场,也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个被皇帝特别点评过的窑场。现在日本还藏有三件北宋建窑出产的曜变天目盏,并被确定为"国宝"。闽南同安窑出产的青瓷茶具直接影响了日本茶道的发源,是茶道创始人珠光法师从中国回日本时专程带去的茶具并一直沿用,因此也被称为"珠光青瓷";闽中德化窑元代时经马可波罗实地考察并介绍到欧洲,元、明代德化白瓷大量出口,被欧洲人盛赞为"中国白"。

  新发现的窑址坐落在永福镇窑头乡一个山凹里,公路劈山而过,两边土坡上镶嵌有大量的瓷片和窑具。我们下车简单地说明一下野外作业的各个注意事项,大家就已迫不及待地一哄而散,洒落到山野之中去了。很快四下里就传来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伴随着的是接连不断摄影闪光灯的燃亮。久处香港大都市的这些陶艺学者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祖国千年前的古陶瓷文化遗存,这种激动的心情不难体会。不一会各种收获源源不断地聚集到停车点来了,主要是宋、元时期的青白釉瓷,碗、盘、炉、花托、花瓶、灯等等各色日用器具,也有匣钵、垫饼、垫圈等窑具。据当地老乡介绍,这里方圆十里之内到处都有这样的窑群散落在山野之中,平时他们下地耕作也经常可以挖到瓷片、窑具和一些完整器,可见当时这里生产量是十分巨大的。不过我却更关注这个窑址的地理位置:它坐落在山峦之中的一块凹地里,前后就近均无水道,距最近的河流也有数十公里,且全是山路,这不符合生产基地定点选择的基本条件,按照现代工业理论,生产基地距大流量运输节点的距离不应大于十公里。由此看来当时古人选择这个窑址的首要考虑因素应该是原料和燃料的就近供应了。果然,就在窑址附近的山上就发现了优质的瓷土矿,且周围全是山峦,获取柴薪应无大碍。但是从采集到的标本判断,这个窑场盛于南宋,停烧于元代早期,相比距此不远处的德化窑从唐到清延续数百年,平和窑和漳州窑也延续百余年,诺大一个窑场仅延续数十年就告停烧(南宋至元早期),恐怕运输线过长毕竟是一个致命伤。

  时间飞快过去,夜幕渐拢,到了要离去的时候了。大家聚集在车前传看着各自的收获,而林俊老师则独自一人去到山崖边,点上三炷香并燃烧起一叠纸钱,这是野外考察作业人员的一个习惯,如果去除掉迷信因素,这也是对古人的一种尊重。

  在远处山崖边,有两个小女队员还在断层上抠挖,原来她们发现了一捧刻花碗的碎片,想把它们全部抠出来,因为没有带手铲,只能用木棒来撬,又害怕把非常薄的瓷片撬破,因此进展缓慢,已经挖了半个多小时了,曾经几度想放弃,但还是在坚持。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聚集过去帮忙,轮番上阵,终于在一阵欢呼声中把两件青白瓷碗刨出来了。这样的情景使我感慨良多:挖出一块瓷片并不是一件大事情,但是她们的行动却是一件大事情,因为她们的努力,一件千年前的古瓷片以及它所承载的古文明信息得以进入现代社会,并将通过网络、通过各种媒体广泛传扬开去,影响到不计其数的当下的人和更不计其数的未来的人,这样的行动本身就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弘扬,虽平凡却伟大。

断崖上抠出来的碗

  编辑:西岩

  说明:

收获的喜悦

  1、本文为作者原创,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及本网名称,未经本网和原创作者许可,不得翻印、集结出版,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2、本文文责作者自负,如发现侵犯他人著作权或者其他权利,本网概不承担连带责任。

寻寻觅觅

  3、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