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收藏家的室名(下)

韩望舒   2008-04-08

  书画家钱君匋,因收藏赵之谦 无闷 、黄牧甫 倦叟 、吴昌硕 苦铁 三人数百方佳印,遂将斋名叫“无倦苦斋”。“无倦苦”蕴含哲理,以此名室,既表达敬慕前贤之意,又有自勉钻研学问之志。

  画家吴湖帆,一次觅得唐人欧阳询碑帖原拓四件,欣喜若狂,即名所居为“四欧堂”。又有一次,他用古铜器商彝与别人换得元代画家黄公望名画《富春山居图卷》 又称《剩山图》 残卷,弥足珍贵,又将自己所居称为“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

  书法家于佑任为了研究魏碑,曾收藏了北魏及各朝墓志三百余方,因其中有夫妇合葬的墓志七方,因而他的居室名为“鸳鸯七志斋”,这些藏石名之曰:“鸳鸯七志斋藏石”。

  书法家陈叔通的居室叫“百梅书屋”,它的来源十分有趣。原来,他的父亲收藏很多书画文物,后遭兵灾,仅存唐伯虎一幅墨梅。为了纪念父亲嗜梅之癖,陈叔通又购得一百余幅画梅作品。真是无巧不成书,最后又收得高澹游《百梅书屋图》,恰好符合他的斋名,故其居室称为“百梅书屋”。

  藏书家马廉,以收藏小说、戏曲著名,鲁迅与他有交往,常去他那儿看书。马廉收藏有明代万历年间王慎修刻本《三遂平妖传》,是海内孤本,因而将自己书屋命名“平妖堂”。旧时藏书家重经义,以为小说、戏曲难登大雅之堂,马廉又将自己居室命名为“不登大雅之堂”。

  著名老报人林白水喜爱收藏古砚,藏有一方名叫“生春红”的古砚,砚名出自苏东坡“小窗书幌相妩媚,令君晓梦生春红”句意。他十分珍惜,遂自题斋名曰“生春红斋”,并且将他所办报纸副刊取名“生春红”。

  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陈玉堂是近现代人物笔名研究专家,他以毕生精力,收藏上自始皇之前、下迄民国之后的水盂三百多个,故其斋室叫“百盂斋”。盂为盛水器具,分两类,开大口叫“笔洗”,开小孔叫“水滴”,分别用于洗笔砚和研墨添水。

  此外,书法家麦华三因收藏碑帖图书不少,故住宅名为“万简楼”,容庚是金石研究家,收藏金石丰富,故斋号叫“五千石书室”,孟宪海喜欢收藏汉代铜镜和古钱,铜镜古称鉴,所以斋号取名“鉴泉斋”。画家唐云酷爱紫砂壶,不惜重金收集八品清代“曼生壶”,自署斋名“八壶精舍”。著有《山乡风云录》的作家吴有恒,喜欢收藏茶壶,便将居室命名“百壶斋”。

  来源:收藏快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