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常见的丧葬玉器

 2008-02-29

  丧葬玉器从广义上讲,也可以泛指一切随死者埋在墓中的玉器,因为古人的习惯,当一个人死了以后,总爱把他生前随身佩带的玉器一起埋入坟墓,带到另一个世界。这样就把很多装饰玉器和礼议玉器也包括在丧葬玉器范围之内。所以,考古学家认为,丧葬玉器应该“是指那些专门为保存尸体而制造的随葬玉器,而不是泛指一切埋在墓中的玉器”(夏鼐《汉代的玉器》,《考古学报》1983年第2期,它们主要有玉衣、玉塞、含玉和握玉等。下面我们就简单分述之。

  (一)玉衣

  古代凡是被于身体的,都叫“衣”;裤子叫“胫衣”,袜子叫“足衣”,为死者盖在脸上的叫“面衣”。“玉衣”是指包裹全身从头到脚每一个部位的衣罩,其外观与真人的体形相同,专为罩尸之用。古籍中常称为“玉匣”,又作“玉押”、“玉甲”。

  玉衣一般按部位可分为头罩、上身、袖子、手套、裤筒和鞋子6个部分。各部分均由小玉片如金、银、铜丝缕织而成。不同的材料表示死者身分的不高下不同。据《后汉书.服志》记载,皇帝使用金缕,诸侯王、列候、始封贵人、公主用银缕,大贵人、长公主用铜缕。但在西汉时未必有如此严格的限制,故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使用的为“金缕玉衣”。

  关于玉衣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而幕”和“缀玉衣服”。1954年至1955年,在洛阳中州发掘的春秋战国墓葬中,尸体面部有带孔的玉片,按五官的位置排列,尸体上也有玉片,这可能是玉衣的前身。《吕氏春秋》节丧篇中述及的“含珠鳞施”,“含珠”施于口内,“鳞施”则施于身上,即用玉片或金属片,像鱼鳞般施于身上。玉衣至汉代才正式见诸记载:“汉帝送死,皆珠衣玉匣,匣形如铠甲,连以金缕”。《汉书.霍光传》:“光薨,赐金钱,缯絮绣被百领,衣五十蕨,璧珠玑玉衣。”但以玉衣敛尸只延续到东汉未年。曹委黄初三年(公元222年),曹呸鉴于“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是焚如之刑”,废除了“玉匣”。至今,考古发掘也没有从魏晋以后的陵墓中发现玉衣。

  自从1906年在河北邯郸郎村汉墓中发现象氏候刘安意的穿孔玉片开始,到1978年为止,相继共发现了玉及22套以上,其中比较完整的有5套。最著名的是1968年在河北满城发掘的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的两套,刘胜的一套共用玉片(软玉)2498片,金丝约1100克;窦绾的一套共用玉片(软玉)2160片,金丝约680克。这些玉片一般作长方形或方形(四角有穿孔),特殊部位用梯形、三角形或多边形。

  (二)玉塞

  即所谓“九窍玉”,堵塞或遮盖在死者身上九窍的9件玉器。所谓“九窍”,是指人的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两个耳孔,一个嘴,以及生殖器和肛门。“九窍玉”即塞在这些部位的9件玉器:眼塞2件,鼻塞2件,耳塞2件,口塞1件,肛门塞1件,生殖器塞1件。其中眼塞又称眼帘,圆角长方形;鼻塞略作圆柱形;耳塞略作八角棱形;口塞如新月形,内侧中端有三角形凸起,口塞不能全部含在口中,与下面所讲的“含玉”不同;肛门塞为椎台形,两端粗细不同;生殖器男性为一短琮形,一端封闭,女性为一短尖首圭形。

  玉塞源于这样一种种信念:“金玉在九空与,则死人为之不朽”(晋葛洪《抱朴子》)。这同玉衣能使尸体不朽的说法是一致的。我国古代对玉有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拜,总认为玉能使活人平安,使死人不朽。

  (三)含玉

  也称“唅玉”,是死者含在口中的葬玉,与“九窍“之一的口塞不同。据考古发现,早在殷商时期,死者口中就含有玉蝉、玉鱼、珠、贝等(安阳大司空村殷墓出土);西周墓葬中也有玉蝉、玉贝乃至小玉块等含玉;汉墓中发现的含玉则多为玉蝉,据考古发掘,在山西高阳西汉墓、南昌老福山西汉墓、广州动物园西汉九号墓、定县北庄东汉墓、武威磨咀子第六十二号汉墓,都有蝉形含玉出土;宋墓中还有发现钱币作为含玉的,太原南坪头宋墓中死者口内就有“祥符元宝”、“嘉祐通宝”钱币。可见含玉的来源是古人不忍心死者空口而去,因而把宝爱的东西放入死者口中。其形状本无定制,用贝、用珠、用玉、用金银货币都可以。但用得最普遍的,是蝉形玉。

  为什么玉蝉作含玉最为普遍呢?对此,有种种不同的说法:

  1、《史记.屈原传》:“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后汉书.服志》:“蝉居高饮洁。”这是取蝉高洁之义。

  2、瞿中溶《奕载堂古玉图录》:“《说文》云:蜕,蛇、蝉所解皮也。则人之死,其尸首有似于蝉之蜕,而又不能食,古人或因即用为含玉耳。”这是以蝉之蜕,喻人之尸。

  3、美国古玉器研究专家洛弗尔氏在其所著《巴尔在中国收集之古玉》一书中更进一步发挥说:“盖蝉之幼虫,入土变蛹,出土后,乃变为蝉,即如死者之灵魂,脱离死去之尸体,又开始其新生命,于是蝉遂为代表复活之符号矣。”这就把蝉当作了复活和新生的代名词。

  4、台湾古玉器研究专家那志良先生在同意上述说法的基础上,又补充了一个原因,“是形式的凑巧”。即:玉蝉的形状正好“与舌形相似”。

  作者认为,上述说法都有相当的道理,因而完全可以把它们综合在一起。就是说,含玉之所以多取蝉形,在内涵上,一是取其高洁,二是取其复活和新生之义;在形式上,则是取其与舌的形状相似。

  除了作为含玉的含蝉外,其他还有冠蝉和佩蝉。冠蝉是帽饰,其腰间有孔;佩蝉是供佩带之用,其顶上有孔;含蝉一般无孔,但也有有孔的。作为冠蝉和佩蝉,主要是取其高洁之义。

  (四)握玉

  死者握在手中的玉器。就如同含玉是古人不忍心死者“空口而去”的道理一样,握玉是古人不忍心死者“空手而去”。根据考古发现,新石器时代的“握”多是兽牙或贝;殷商时代,用贝的更多一些;周代以后,握玉石器物的比较多;汉代开始,虽有玉璜,但更多的是“玉豚”,即玉猪。在魏晋古墓和明代墓葬中,也出土有这样器形的握玉,如明益宣王朱翊鈏墓中,就有2只玉豚。

  玉豚的造型都相当简单,一块方柱状的玉,上面的一边稍浑圆,作为豚的背部;下面仍为平直状,作为豚的腹部;一端较尖,是头;身上有几条凹线刻纹,显示出豚的眼、耳、口足,是一种比较抽象的风格。

  我国古代以玉豚作为随葬的握玉,原因在于豚是供祭祀用的主要牲畜,《礼记》云:“羔豚而祭,百官皆足。”让死者握着玉豚离开这个世界,正包含了祈祷他在另一个世界活得富足的用意。玉蝉高洁,玉豚寓富足,两者反映了我国古代人民对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并重。

  来源:网络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