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藏书家黄绍武

 2008-02-22

  黄绍武 (1763~1825) 中国清代藏书家、版本学家、校勘学家。名丕烈,号荛圃,又号复翁、佞宋主人、书魔等。江苏吴县人。乾隆五十三年(1788)中举人,官主事,不久即回乡从事校书、著述。生平好藏书,尤笃好宋本。藏有宋本百余种,因题其藏书之所为 “百宋一廛”, 又称 “士礼居”或“求古居”。   黄丕烈藏书除注意宋本外,还重视名家钞校本,认为名家钞校本远胜于翻刻本。他也收藏一些珍贵的残本和异本,原藏于钱氏述古堂、毛氏汲古阁等处的善本、钞本,多为他所得。当时以藏书既富且精著称于江南。

  黄绍武原拟编一部《所见古书录》,以所藏为正编,所见为附录,但未能完成。其藏书目录,现仅有《百宋一廛书录》(1803年编,有张钧衡1913年印本)、《百宋一廛赋注》(1804年撰,有1805年刻本)、《求古居宋本书目》(1812年编,有1918年观古堂刻本)三种,皆限于宋本。

  黄绍武晚年因生计窘迫,藏书逐渐流散,一度曾为艺芸书舍、海源阁、铁琴铜剑楼、皕宋楼等收藏。现存于国内者,大部分已归公,分藏于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台北“中央图书馆”等。由皕宋楼流往国外的,则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

  黄绍武精于校勘和版本鉴定,为藏书撰写了大量题跋,有时一书题跋竟多至五、六次。这些题跋不仅叙述了图书收藏流传的经过和轶事,而且记下了他多年积累下来的搜集、鉴定、校勘图书的经验和心得。后人将这些题跋编辑成书的有潘祖荫、缪荃孙辑的《士礼居藏书题跋记》(6卷,1884,收题跋240篇),缪荃孙辑的《士礼居藏书题跋记续》(2卷,1896,在《灵鹣阁丛书》中),《士礼居藏书再续记》(2卷,1912,在《古学汇刊》中),《荛圃藏书题识》(10卷,1916~1919),王大隆辑《荛圃藏书题识续录》(4卷,1933)和《再续录》(3卷,1940)等。总计共800余篇。这几部题跋集,对于古籍版本、目录、校勘研究都有参考价值。

  黄绍武也从事图书编印工作。中年时,刻有《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1800)、《延令宋版书目》(1805)、《藏书纪要》(1811)、《百宋一廛赋注》(1805)等。晚年他在苏州玄妙观察院场开设滂喜园书籍铺,精选所藏善本《仪礼郑注》、《国语》、《战国策注》、《舆地广记》、《洪氏集验方》等,由顾广圻勘定,陆续刊行。嘉庆道光间(1800~1824)编为《士礼居丛书》,完全照原书影刻,校印俱精,是清代版刻中的佳品。

  黄绍武对我国文献学的贡献是很大的。尽管他所收藏的图书至今没有获得正确可靠的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收藏图书不在少数”。记载他的藏书目录的书共有三种:第一种是《百宋一廛书录》、第二种是《百宋一廛赋·注》,第三种是《所见古书录》。

  《百宋一廛书录》始撰于嘉庆七年(1302),成于八年(1803),收入经部17种,史部23种,子部28种,集部44种,共有112种。其体例是:每条著录,首列书名为一行。而后提行,一方面从版本的形式体制上加以描述,如,刊时、刊地、刊者、卷数、行格、全缺存佚、纸张、墨色,以及字体等等;另方面从收藏的源流、批校的实情加以叙述,如藏家姓名、钤盖印章,校勘情况,购书时价以及评论意见等等。经钱先生的解读分析,我们阅读以后,不仅感到纪录详实,得其面目,而且觉得叙述原委,异常明悉。它是一部版本目录,具有不少作用。

  

  《百宋一廛赋·注》,《赋》撰成于1804年冬,《注》成于1805年秋。其中所收宋椠,“不数重本,凡得百有九种”。采入注中的宋椠,绝大部分,是以《百宋一廛录》为依据的。但由于二者著述方式不同,数量上既有出入,文字上也有差异。

  

  《所见古书录》“专论各本,以宋椠一,元椠二,毛钞三、旧钞四,杂旧刻五分列,今宋椠粗就矣”。这部《所见古书录》后来流往日本,可说是我国目录学上的一大损失。这使我们不可能了解除丕烈藏书的种数卷数,而更重要的也使我们难于全面洞察丕烈目录学上著作的风格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