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留下一点悬念给自己

刘志勇   2008-02-15

  早在一年前,我就在罗姓江西老表的古玩档里,上手细察过这对哥釉青花撇口瓶。它既有观音瓶的特征,又有胆瓶和玉壶春瓶的影子,所以别的不论,单是这器形名称就已经见出意见分歧,至今悬而未决,有称其为观音瓶的,有称其为撇口胆瓶的,还有称其为玉壶春瓶的。耿宝昌先生的《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将此类造型的瓶称之为撇口瓶。笔者姑且跟从权威专家之言,以期先在名称上拉大旗站住脚。可能是叫价过高,抑或是识者太少,加上口沿残损等原因,这对瓶子被罗老表摆了收,收了摆,反反复复几多次,一直没有出手。转眼到年底,我又在玻璃柜的架子上瞅见这对撇口瓶,忍不住眼睛一亮,心中怦怦然,与先前数次相见的感觉大不一样。

  再次请罗老表将这对撇口瓶从柜架中取出,捧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鉴赏。瓶高约27公分,口径与足径相当,约10公分。撇口,粗颈,竖向椭圆腹,圈足。足底内一只为青花减笔“玉堂佳器”款,一只为青花“雅”字款。颈肩交界处及腹中部见有明显凸起的接胎痕迹。瓶子一侧绘饰主干呈S状的苍松,枝桠横逸,层见叠出,针叶成团。松下根部有翠竹扶疏,梅花绽放。另一侧颈部绘饰飞鹤,鹤展翅俯首朝下,与绘饰在腹部的扬蹄昂首的行鹿遥相呼应,栩栩如生,情趣盎然。应是取喻“鹤鹿同春”、“松鹤延年”的吉祥意义吧。釉水白中闪灰,半乳浊,失透,光泽含蓄,但凝厚柔润,如脂似玉。釉面开碎片,纹线微微泛红。青花呈色蓝中闪灰紫。抚摸青花纹饰部位有凸起感。细察此处釉水,明显高出哥地釉面。分析推测其青花纹饰工艺技法,似是在哥釉地上以钴料绘出纹饰,然后再在钴料纹饰上加施一次亮清釉而成。从松、鹤、鹿纹饰流露出的道家思想上可以看出,嘉庆皇帝时代信奉道教文化,追求长生不老的社会思潮对后世子孙的影响遗风尚存。当然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表明,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平民百姓,都对那些寓意吉祥美好的图案纹饰喜爱有加,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易于代代承传了。

  我如此细心地察看这对瓶子的神情,对于卖家是很有吸引力的。站在一旁的罗老表很快就按耐不住地向我扇情:“你真的懂货!啥好啥赖,啥少啥多,心里明镜似的。这瓶子釉水多厚,多润,青花发色多漂亮,一级的。要是口沿不破,起码5万元不止呀。”我没有接他的话茬儿,继续不露声色的看着手中缓缓转动的瓶子。“我们是老熟人老朋友啦,说实话吧,到年关了,要用钱,原本想精修后买个高价的。现在够本就让。”罗老表继续勾吊我的胃口。“你想卖多少钱?”我漫不经心地问。“5500,够便宜了吧!”罗老表盯着我喊价。是有些落价,记得他曾经叫过8000元。沉默了一会儿,罗老表试探着问我,“老朋友,你出多少钱?”“你这对破瓶子摆卖在这儿差不多一年啦,没卖出去。识货的嫌残,价又高,所以不要。不识货的,看新,也不要。我想留作标本,可惜不是有钱的大款,识货无钱,只按行情出价,一步到位,3500!”听我这口气,罗老板开始犹豫沉吟起来……

  说心里话,就算再加几百元,我也不会放过这对瓶子的。因为此前我曾在2007年《文物天地》第2期上看过一篇资料性的文章,题目是“江西明益王墓青花瓷”(作者彭适凡、尹青兰),所以加深了对这类哥釉青花瓶子的认识。据该文介绍,江西南城益王系的定王元妃黄氏和继妃王氏的墓中,分别出土有哥釉青花松鹤纹和蝴蝶花卉纹撇口瓶。作为龙子龙孙的益定王妃子墓中,随葬的瓷器竟然是非官窑制品而为民窑制品,究其原因,一是明朝到了天启前后,朝运没落,大势已失,气数将尽。所以就连身世显贵的王公都无财力购置精细的陪葬瓷器。二是自明代嘉靖朝开始推行皇家用瓷采取“官搭民烧”制度,促进了民窑制瓷技术的改进发展。民窑制瓷工艺技术的大大提高,为民窑也能烧制不亚于官窑水准的瓷品奠定了基础。哥釉青花就是明代万历时期出现的创新品种,其胎釉纹都别具一格。釉水乳浊肥腴,色调闪灰,开纤细纹片,青花纹饰简洁疏朗。与同时期白釉青花器比较起来,韵味多了一些含蓄雅致,少了一些鲜亮张扬,工艺制作水平却毫不逊色。其整体数量更是少于白釉青花。既然如此,为什么明末哥釉青花器的市场价格提升不快?为什么古瓷爱好者们收藏不热切呢?笔者认为造成这种结果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这类哥釉青花品种传世或出土量相对稀少,少见则多怪生疑,收藏鉴赏起来难免口舌纷争,令人却步。另一方面是考古研究者和懂货的鉴赏家们对其具体窑口、工艺特色、艺术美感特征介绍宣传的深度广度都很不够,迟滞了古瓷收藏爱好者们对明末哥釉地青花认知理解。待到收藏爱好者们对明末哥釉青花器有了更高更深层面的认识之后,其各方面的潜在价值必将大大上扬。

  基于上述认知,我用3800元工薪换来了这对口沿残损的明末哥釉青花撇口瓶。比我最初还价高出300元,否则他死活不卖。说是保本可以,赔本不行。这样价位的“破大明”,在现在的市场上到底是值还是不值?将来有没有更大的升值潜力?我心无定数。就算给自己留下一点悬念吧。三年后、五年后、八年后终归会有答案的。好在我更器重的是其所承载的品种创新和文化艺术信息。聊记在此,以期在不远的将来验证。

  编辑:西岩

  说明:

  1、本文为作者原创,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及本网名称,未经本网和原创作者许可,不得翻印、集结出版,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2、本文文责作者自负,如发现侵犯他人著作权或者其他权利,本网概不承担连带责任。

  3、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