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热释光鉴定方法”疑难解答

羊城晚报专访   2003-03-28

  热释光文物鉴定技术是一门高科技技术,已经广泛为世界各大博物馆和著名拍卖公司所接受,在欧美更可以作为法院认可的断代证据。但在国内一般的收藏家们对热释光技术缺少了解,对它的科学原理和实际应用还不太熟悉。为此我们专程走访了华南理工大学物理系刘有延(以下简称刘)教授,请他对热释光技术做一些通俗的解释。

  记者:

  刘教授,您是我国知名的固体物理学家,现在还承担国家研究项目并带着5位博士研究生。同时您也是古陶瓷收藏家,对古陶瓷的科学鉴定有专业性的理解。 一般的收藏家和古陶瓷专家缺乏现代的物理学知识,对“热释光”鉴定原理总是不太明白,能否请您用通俗的语言对热释光鉴定技术做个简括的介绍?

  刘:

  简单地说,一件古陶瓷在它被烧成之日起,便不断地吸收和累积外界的幅射能量,这个能量和烧成后的时间长短有关。“热释光”方法就是通过测量这件古陶瓷内累积的幅射能,从而确定烧成时间的长短,达到断代的目的。由于该器件的时间信息完全储存在它本身中,因此只需在该器件上取样检测即可断代,而不必与该窑址的出土样品数据进行比对,所以这是一种绝对断代方法,是很准确可靠的。

  记者:

  但器件的胎、釉成分,埋在地下的深度和环境,不会影响检测结果吗?

  刘:

  应该说有影响的,但都处在正常的误差范围之内。如一件北宋的瓷器,检测结果可能会给出:一千年加减五十年。这加减五十年就是误差,它就是由其它因素引起的。

  记者:

  加减五十年,时间幅度就是一百年了,用这一方法就只能确定"老"或"新",而不能准确断定是在那一个皇帝的朝代生产的了吧?

  刘:

  一般说来,年代越长误差就越大,对“高古”器件,的确不能断代至某一皇朝。但对收藏界而言,古陶瓷鉴定最重要的是定“新、老”,排除赝品。达到这一步,基本上已大功告成。再结合对胎、釉、彩、纹、工的“目鉴”,比对有确定纪年的典型器,器件的更准确的时间定位是可以决定的。事实上,对高古器件收藏家也不要求那幺准确,如北宋器件能定出早、中、晚期就十分满意了。另一方面,对年代比较短的明清瓷器,时间误差就比较短,比如一、二十年,这就可以断代至某一皇朝。

  记者:

  “热释光”古陶瓷鉴定方法的历史和现状是怎样的?

  刘:

  热释光现象三百多年前就已发现了,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它被发展成为一项考古、测年的新技术。目前世界上约有五、六十个实验室从事热释光测定年代研究,但进行商业化鉴定并有良好声誉的机构只有两家,即英国的牛津鉴证公司和香港中文大学中科古物鉴证实验室。佳士得和苏富比等国际大拍卖公司和许多博物馆及收藏机构都请他们进行鉴定。

  记者:

  全世界古陶瓷交易市场这幺大,为什幺有名的只有这两家?

  刘:

  这除了如罗教授文中所说的技术和经验等问题外,公司的公信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因素。因为高品位的古陶瓷是几百万过千万元的商品,稍有差错就将损失惨重。这两家公司的主持人有一个共同点,本人都是科学家而没有任何商业背景。牛津鉴证公司的史东翰博士,原在牛津大学实验室工作了三十年,五年前才开设独立于大学之外的认证公司。罗荫权博士是激光物理学家,本职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中科古物鉴证公司从香港中文大学二年前独立之后,他是不领薪的负责人。他们以一种严肃的学术态度来进行鉴定工作,严格地按实验结果来作出判断,由此作出的结论自然是令人信服的。这两个机构也从它们长期的鉴定服务中,确立了自己的权威性和声誉。

  记者:

  对这两家鉴证机构国际上又怎样比较的呢?

  刘:

  古陶瓷的热释光鉴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首先由牛津大学等考古实验室发展起来,他们进行商业性鉴定服务也比较早。由于地处在欧洲,他们鉴定的不光是中国古陶瓷,还有大量的希腊和中东的古陶器。香港中文大学热释光实验室成立于一九八六年,随着近三十多年亚洲经济起飞带动的“收藏热”应运而生,是后起之秀。它的客源主要是中国大陆、日本、东南亚、台湾、香港等亚洲国家和地区。罗教授告诉我,近两年大陆送去鉴定的数量不断增加,己超过日本和台湾。从测量设备上比较,大家都差不多,香港的甚至更新一些。从技术上看,估计也差不多,具体到古陶瓷的检测上,香港可能会更好一些。

  记者:

  听说热释光鉴定需要破坏鉴定物,是不是这样?

  刘:

  热释光鉴定确实需要在要求鉴定的器物上取样,取样的多少、对器物损伤的程度是根据研究人员的水平来确定的。香港中文大学热释光实验室取样技术很高,连成化薄胎瓷也可以做,取样点几乎看不出来。

  记者:

  据了解购买热释光鉴定设备投资不是很高,要搞一个这样的鉴证公司好象不是很困难的事?

  刘:

  有一位朋友问我,建一个热释光实验室要多少钱。我说一百万左右。他说不多呀。我告诉他,首先的问题是难以找到会操作仪器和会进行分析的技术人员,即使是硕士研究生毕业,也还要至少两年以上的实际操作经验才能够合格。其次是你没有公信力,谁会找你做鉴定?这种鉴定机构只能设在大学或研究所,独立出来后也要远离古玩买卖市场,就象司法审判机关一样。其实目前国内很多科研机构、大学都有热释光检测设备,但都没有开展鉴定工作,原因就在这里。

  记者:

  热释光技术人员是否也熟悉中国古陶瓷?是不是只要通过热释光检测鉴证就可以确定一件古陶瓷的真伪了?

  刘:

  他们对中国古陶瓷都有很好的修养,对每一件送检的器物,事先都进行目测,估计年代、窑口,观察有无做旧痕迹和修复情况,然后决定取样多少和位置。这些都是独立进行的,他们甚至不按客户要求来决定取样位置。对被检器件有什幺疑问,也直接告诉客户,还要顶得住客户的责难。罗教授对我说,一验出是赝品有个别人就大发雷霆。 有时就要让他们看曲线,并耐心地向他们解析实验结果。由于古玩是非消耗性而且经常转手的特殊商品,后来的买主往往会向他们查询原先的检测情况。所以凡由他们检测过的器件都存档,随时可以翻查,这也是一种“售后服务”。当然热释光技术也还有一些缺陷,比如老胎后加彩(老加彩)就不能光凭热释光检测来确定,还有比如明代的正德年只有十六年,要准确判断朝代,还是要结合传统“目鉴”。因此热释光检测结合传统专家的“目鉴”方式就是最为正确可靠的鉴定。

  记者:

  现在造假技术十分高明,如用古瓷器底接胎重烧或老胎新釉重烧是否可骗过热释光检测?

  刘:

  只要重烧温度达到五百度以上,原来累积的幅射能就以光的形式完全释放出来了,该重烧器件的历史时间重新为零,因此这做假方法骗不过热释光。用涂料作一层假釉来复盖新、老胎的接口虽然可以骗过热释光,但这层假釉很容易被专家看出来。因此热释光检测结合专家“目鉴”还是最正确的鉴定方法。

  记者:

  听说还有把仿品进行放射性照射的办法或者是加进特殊元素来通过热释光检测的?

  刘:

  长期而又微弱的外来幅射与极短时间的强幅射,对陶瓷器胎的物质微结构影响是不同的,因此经过幅射处理的仿品和真品的热释光实验曲线性态也是不完全相同的。因为这问题涉及到一些现代物理概念,就不进一步解析了。对这种做过手脚的器件,由于光信息紊乱,鉴证机构不会给你出具确定结论的证书,而且会要你慎重对待这件东西。

  记者:

  还有没有其它瞒天过海的方法呢?

  刘:

  当然有,受暴利的驱动,手法五花八门。他们告诉我,有人用真品做了检测,为了给仿品搞一张鉴定,就谎称原来的丢了,要求重发一张。但这种要求都会被拒绝,严格的一物一证。这种司法机关似的严肃操守,是他们取得声誉,赢得市场的根本原因。

  记者:

  由于国家对于文物的进出口有严格的限制,因此如果要把要鉴定的文物带到香港接受取样是很困难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刘:

  过去是这样,但是现在香港中文大学热释光鉴证实验室在中国大陆有合作伙伴了。比如在广州的《中华博物》今古博达网、广州中国古陶瓷标本研究中心(筹)就是它的华南代表机构,只要把要鉴定的样品送到这里就可以接受取样,非常方便。

  记者:

  好了刘教授,谢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相信这篇采访可以帮助广大的收藏爱好者理解热释光技术的原理和应用,能够尽快拿起这个高科技武器来保护自己不受赝品的伤害。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