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让收藏更鲜艳

张文彬   2003-03-21

  改革开放以来,民间收藏异军突起,方兴未艾,各类研究收藏的报刊杂志琳琅满目,印刷精良,团结收藏者的民间收藏学会如雨后春笋纷纷建立,并成为社区文化的一支重要力量。这是中国经济发展、政治稳定、民族团结、社会进步、政通人和、国运昌盛的生动体现,也是近二十年来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之一。

  人们熟知,我们伟大的祖国,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为世界文明古国所罕见。灿烂辉煌的文化传统,积淀丰厚的文化遗产,则成为历代收藏的源泉。收藏家和收藏爱好者的收藏对象,不仅包括传世的陶瓷青铜、玉石铜镜、名人字画、砖石瓦当、珍贵典籍、石刻碑拓、漆木牙器、货币印章,而且凡文人雅士的清玩和民间日常生活用具无不在收藏之列。近现代以来许多收藏更扩而大之,诸如重要报纸杂志、书信签封、邮票磁卡、烟标火花、像章徽志、奇石工艺,也都被广为收存珍藏,林林总总,包罗万象,万千种类,色彩斑斓,甚而形成系列,独领风骚,颇为壮观。这些藏品不仅凝结了制作者的聪明智慧和制造才能,更是一个时代、一个时期、一个地区的文化载体和历史见证,构成一部形象、生动、完整的文化图鉴,为研究当时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风尚提供了重要史料,具有很重要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同时也极大地丰富和补充了国家博物馆的馆藏阙佚。这是收藏家和收藏爱好者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一点一滴逐年积聚、精心收藏的结晶,也是他们怡情养性,为国为民做出的奉献,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支持。

  收藏,首先是一种具有知识性、怡情性、趣味性的群众文化活动。通过对藏品的收集、整理、研究、展示,不仅可以增长历史、文化、科技知识,激励追求新知的更大兴趣,提高美学欣赏水平,而且在收藏不断发现的过程中会给人们新的启迪和乐趣,对陶治情操、怡情养性、激发爱国情怀、追求更高精神生活品味也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一点,已逐惭为政府文化部门的领导所认识,例如有些省、市、区在开展社会文化建设中,已经把推动民间收藏活动作为社区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摆上了重要位置,给予积极支持。更有些社区,通过举办藏品的专题展览、知识讲座、经验交流,使人们更加热爱生活,憧憬未来,既教育了群众,又促进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收藏,在更高层上也是一种专业性、学术性、实践性很强的科学鉴赏活动。收藏是一门学问,不仅需要具有藏品的一般专业知识,熟知藏品的来龙去脉,而且能够深入研究藏品的文化、艺术、科学价值。要达到这样的水准,确实需要下一番功夫努力学习,而且要靠实践经验的积累。著名文物鉴赏家史树青先生就说过,鉴定文物、辨别真伪只有做到“文物与文献相印证,传世文物与科学发掘文物相对照,眼学(目视)与科学(先进测年方法)相结合”,才能做到“言之有物,遇物能表,见物见人”。2002年8月下旬我去南京参加“六朝书法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第五届中国书法史研讨会”时,著名收藏家、书法艺术家杨鲁安先生同我谈到收藏家的品格时,他说,做一个收藏家要具备“眼(眼力)、钱(一定资金)、缘(机遇)”同时要“戒贪、戒急、戒狂”。此“三要”、“三戒”可谓实践经验的总结。这些宝贵经验,很值得借鉴参考。

  毋庸讳言,收藏也像其他事物一样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它可以成为人们精神财富的积累,提高精神生活的追求;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成为部分收藏者积聚物质财富的手段,发财致富的途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与发展过程中,拍卖、交易物品活动势所必然,传世文物的拍卖、交易也概莫能外,不足为奇。问题在于,我们建立和发展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收藏、经营的不是一般物品,而是具有特殊属性的文物,因此,我们应当注意把握以下几点:一是保护文物收藏者的合法权益。按照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任何侵犯合法文物收藏或所有者和经营者权益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二是文物收藏者和经营者必须遵纪守法。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细则和相关法律法规,依法收藏,合法交易,维护文物市场有序发展,对于盗掘、走私文物的犯罪活动,要依法打击。任何一个主权和法制国家都禁止盗掘、走私文物,对违法者都会依法制裁。三是对大多数收藏者来说,要摒弃单纯以赚钱获利为目的从事收藏的狭隘利益观念和短浅目光。一个收藏者应当有更宽广的胸怀和远大的目光,以收藏历史、收藏文化、收藏科学为自己收藏目标,才能成为真正品德高尚的收藏家。

  “藏宝于国、施惠于民”,这是许多收藏家的誓言。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许多爱国民主人士、专家学者已经为我们做出光辉榜样。尤其是毛泽东主席,在1952年2月即将友人送给他的明代学者王夫之的手迹《观鹤瑞舞赋》交文化部文物局转送故宫博物院。同年12月又将另一友人赠给他的钱东璧临写的《兰亭十三跋》转送故宫。此后,1958年又将张伯驹先生赠送给的李白《上阳台贴》转交故宫珍藏。正是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文物的珍重态度和身体力行的表率作用,使许多领导同志和中央国家机关也将本部门收藏的重要文物陆续交文物部门收藏,向社会公众展示,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影响。许多著名的收藏家当年收藏文物的目的,并不是“据为己有”,而在于“勿使外人夺”,当国家安定、人民政府建立后,他们纷纷把自己尽心竭力收存的文物无偿捐献给国家。如邓以蜇、周叔弢、陈叔通、马叙伦、周一良、周绍良、杨宪益、侯保璋、叶公绰、张伯驹、朱幼平、朱家溍、王世襄、马衡、吴仲超、唐兰、叶肇夫、潘达于和部分华侨、国际友人都向国家文物收藏机关故宫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以及各省区市博物馆捐献了自己和家族珍藏的文物重宝,他们的感人事迹将流芳百世,永载史册。著名收藏家、书画家张伯驹先生为使国宝级文物不致流失海外,不惜变卖家产,以重金购藏西晋陆机《平复贴》和展子虔《游春图》,对其爱同身家性命,在艰难岁月里,这些国宝跟随他颠沛流漓,避难日寇,历经风险,终得保全。解放后,他毅然决然捐献给国家。这种高风亮节、无私奉献的精神,是国魂、民族魂的再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令人永远钦敬!

  回顾二十年来文物收藏发展的历程,成绩辉煌;展望新世纪收藏前景,锦绣如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国的收藏文化也必然会得到更大发展。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