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巧型翡翠缘何价值不菲?

羽翔   2008-01-09

  翠玉不识愁滋味 万千宠爱于一身

  国人爱玉的历史上溯8000年一点也不为过,在源远流长间这种喜爱竟将之升华为华夏民族至尚人格的形象代言。且莫说《礼记·玉藻》中的“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与玉比德焉”, 就连至圣先师孔子都赋之仁、义、智、法、勇“五德”,拟以人性之美,几乎让这温润的石头成为做人的最高境界。

  但温文尔雅的玉之大家族里,也有用坚实的刚硬来澎湃自己王者气魄的成员,这便是玉中帝王,“硬玉”翡翠。

  《说文解宇》上载:“翡,赤羽雀也。翠,青羽雀也。”翡鸟与翠鸟,皆是禽中极美之兽。透彻晶莹、硬而不脆的硬玉,其浅色底子上镶伴的红色和绿色的色团,色泽之唯美像极那翡鸟的赤色羽毛和翠鸟绿色羽毛,故得名翡翠。可见国人对这种硬玉的炽热挚爱让翡翠在命名上表现出了一贯含蓄的华夏民族少有的浪漫。这种来自缅甸的温润通透的绿石头以它宛如春水般的晶莹澄澈,自清代步入皇家宫廷,就掀起一股绿色时尚之风,且一发不可收拾。它的通灵、它的润透,很快就赢得了皇家贵族的青睐,“帝王玉”的美名由此而来。

  至中国古代开始,上至达官贵人,下至秀才乡绅,各行各业的人士都争相掷之重金以“得一真翠而欢”。在海外,翡翠无论是作为古罗马皇后至尊翡翠耳环,抑或成为印度海得拉巴统治者宝藏中的最著名的珍藏,还是染指中世纪来历代法国王之冠冕,翡翠何时何地都是尊贵、荣耀、财富的代言。这就是为什么在西方人眼中,翡翠抢了玉、石至尊——和田与田黄的名头,普遍被认为是中国的“国玉”。

  尊贵必然意味昂贵:清朝内务府大臣荣禄的一只翠玉翎管,其时价为黄金13,000两,到了现代,表示身价的数字便更加直观得多:1997年秋香港佳士得的翡翠首饰拍卖,一串由27颗直径在1.52厘米至1.59厘米之间的纯翠绿珠子,加配了一颗重10克拉的钻石链扣组成的华美之极的翡翠珠链,其最后的成交价达到了7262万港元;2006年的北京保利拍卖会,一件“翡翠珠链套装”最终以1815万元成交;同年的6月15日到30日,北京友谊商店首层的九歌珠宝店展示的稀世珍宝级的翡翠项链“CAROL”,其价值超过了7000万元;2007年年初,在中国首届原生态与文化展上,重量为1025公斤的紫罗兰翡翠原石,估价超过10亿元……有人统计,精品翡翠近50年来价格上涨了1000倍之多。

  而且,依照鲁迅先生归结的“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的经典缘由,这种飙升在今后只能继续升温—翡翠正步上田黄石与和田玉的后尘,其矿脉随着开采而逐步枯竭,市场上矿货、原石、成品翡翠将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少,这是其价格飙升的直接原因。再加上原本翡翠产量就极少,其形成又是真正要经历天地沧桑的变迁,风霜雨雪的侵蚀,无数岁月的冲刷、磨砺与沉淀,才能得到这极少的承受了天地灵气的世间珍物。更甚者,它形成的地质条件要求非常苛刻,现在市场上的翡翠有百分之八九十以上产于缅甸北部一片大约60平方公里的山区,远比钻石、黄金和其他宝石稀少,也就是说最好的翡翠,全世界只有在缅甸才会出产。几点苛刻的条件下来,缅甸翡翠成就了自己“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牢固地位,愈加变得弥足珍贵了。

  

  一翠倾人国一掷倾余生

  在翡翠行业内被公认的是一些穿越蜀道到缅甸、印度的马帮商贩发现了翡翠。绝大部分相同的说法是:13世纪云南腾冲的某个马帮到缅甸贩货,回来时为了平衡马背上的驮子,行至缅甸勐拱地区随手拾起路边的石头放在马驮上压重。回来后偶然发现那途中所拣的石头似乎为绿色,当即破开打磨,果然碧绿可爱,比软玉有过之而无不及。从那以后,缅甸一直是世界上优质翡翠的唯一的产出国。一块上好缅甸翠玉,足以倾国倾城。

  位于云南滇西边陲与缅甸毗邻的腾冲,在历史上著名的翡翠加工集散地,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早在东汉永元九年(公元97年),腾冲就有“永昌徼外蛮及掸邦王雍由调遣重译奉国珍宝”的第一次翡翠输入记录。乾隆《腾越州志》卷三载:“盖大金江内外,万宝鳞萃……皆从腾越进,故州城八宝街,旧讹为百宝街。” 可见云南之所以很早进入中原玉文化圈,毗邻缅甸靠近翡翠产地是得天独厚的根本原因。翡翠不仅仅成就了腾冲的历史,更给了那里生活着的人们安身立命的营生,由此腾冲人牢牢垄断着翡翠行业,腾冲商人成为翡翠商的代名词。

  相当于我国明朝(1368-1644年)时期,在缅甸北部雾露河流域发现规模的翡翠原生矿以来,翡翠的开采历史已有600年之久。至今矿场区主要有八个:龙肯、达木坎、会卡、帕敢、香洞、后江、南其、雷打,但主要集中绝大产量的三大矿区帕敢、后江、南其都已经在矿脉枯竭边缘挣扎。其中后江矿脉已经枯竭,所有的有能力开采的矿主早已撤出,在原来劳师动众的喧嚣矿地上,现在只能看见拾荒者般零散拾矿的穷人们,还在沙砾和顽石间翻寻憧憬着自己的绿色幻想……而南其的矿源按现在的开采量和进程计算,快则半年至多一年,便会成为原石拾荒者们下一个徒劳的聚点。至于现今主要的矿产区帕敢,也会在其3到5年后结束自己的使命。可以说,缅甸翡翠似乎就要进入了类似田黄石一样境地的“恒量时代”—— 市场上的流通翡翠总量会因为没有后续补充而逐渐固定,对于中小翡翠经营者来说,他们将面临1996年之后的又一次无石可采的境地。不同的是,1996年是因为缅甸政府的介入,强行争得矿场,然后再将其拍卖。原来的翡翠经营者们面对同是“缅甸特产”的大毒枭们的强大资金注入,被活生生地挤出矿场,面临只能赌石不能采石的境地,很多原来风光不已的商家因为赌石一夜间一无所有,从天堂坠落地狱。而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产石时代结束,对于翡翠价格而言,绝对是必然上扬的引子,不过对翡翠本身而言,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绝迹的悲哀;“不过无论如何,真正的赌石时代来真的快要降临了。”

  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天造地就鬼斧神工的奥妙就在于:神秘总要在于结果之前风光无限。由于缅甸翡翠毛石料年产量不到1万吨,其中可以出产高档翡翠毛料比例不足万分之一,中档也只占5%而已,95% 以上为下档。所以没人知道在数吨的翡翠原石中究竟有多少高档翡翠,于是“赌石”这一原石交易形式变得和翡翠开采一样古老并至今为止仍是主要的原石交易方式。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纵使在科技文明如是昌达的今天,也没有哪怕是一种仪器抑或方法断定那层岩石的皮壳下的洞天,所以行内将这种完全凭经验甚至运气的判断翡翠原石的过程称作“赌石”。所以扑朔迷离的未知让不少翡翠商人在赌石后,切石下刀时竟不敢亲自在场,而要在附近烧香拜佛、求神庇佑,祈求那远在天外的运气降临。刀开之处若见水灵剔透的翠绿,便为“赌涨”,弹指之间可一夜暴富;反之便是“赌垮”。顷刻之间便倾家荡产。所谓“一刀生死”,赌石一掷,掷的是余生身家,三更犹富,四更还穷,天地一线往往就在开石落刀的刹那之间。

  在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赌石便是那鼎鼎大名的“和氏璧”了。相传楚国人卞和发现了一块玉璞,先后进献给楚国的二位国君,也先后被二位国君以欺君罪名砍去了左腿和右腿。无腿卞和抱着玉璞在楚山上痛哭了三昼夜。楚文王知晓此事后,派人拿来了那块玉璞并命玉工剖开,果得到了一块绝世玉石,命之“和氏璧”。赵惠王所得之后,秦昭王不惜以十五座城交换,和氏璧后来雕成了传国玉玺,至西晋失传。

  清至民国年间,珠宝行业大兴的“赌行”也是赌石一种。清檀萃的《滇海虞衡志》记载:“玉出南金沙江,江昔为腾越所属,距州两千余里,中多玉。夷人采之,撇出江岸各成堆,粗矿外获,大小如鹅卵石状,不知其中有玉、并玉之美恶与否,估客随意买之,运至大理及滇省,皆有作玉坊,解之见翡翠,平地暴富矣!”当时的中缅、缅泰边境 赌石交易之盛可见一斑。

  现代赌石的流行方式有三种: 擦石、切石、磨石。

  擦石的效果好相对安全。任何的盲动下刀,很容易造成将绿色“解”跑而赌输。所以有了擦口就可以以强光冲照往里看,进而来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和浓淡度,其顺序: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

  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涨垮的结论由此而定。无论是从擦口处抑或颟上下刀,还是从松花抑或顺裂纹下刀,第一刀不见颜色时不代表还第二刀就不出货,“一刀穷,一刀富”就是指此。所以有些赌石商人,擦石见涨就转手出让,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成倍更大,涨垮只在毫厘之间。

  磨石是为了把原石的剔透完全地表现出来而进行的抛光,这样能使人看清它的色好或是水好。赌法有两种:暗赌(朦头赌),赌的原石头通体完整,无一点擦切痕迹与自然断口;二是半明半暗赌,赌的石是上有敲口、擦口,或是缺口的,这就能窥到一部分石种的颜色或底水,但是那未见的部分仍是变数还是有较大可赌性。

  赌石集高风险的市场博弈与暴利的交易于一身,但正是因这份得失一线的刺激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时来铁也生辉,运去金也失色”,我们的翡翠商人们,赌的不是块块顽石,而是下下心跳。而下面,便就是一个关于顽石心跳真实的故事。

  

  巧型天工 玩石心跳

  周太和,北京大兴区义和庄太和珠宝店董事长,从事翡翠行业17年,赌石经历10余年。

  最遗憾的赌石经历:1998年,瀛江,在缅籍华裔商人手中看好一快烟盒大小石料,“烟盒”顶端有指甲大小绿色翡翠。对方开价1.6万元,自己还价8000元未果。遂决定第二天再来看石,结果当天晚上被3人合伙以1万元买走,随即开石,怎料烟盒顶端一点绿色翡翠竟成柱状一通贯底,为万里出一的“擎天柱”。3人当场以50万出手。

  比较满意的经历: 13万购得的原石,开石后品相极佳,150万转手卖与广东商人。

  最不可思议的经历:20公斤重的原石,切石开出百年不遇的翠本身天然自成“巧型”的龙型图案 。

  翡翠出型类型:

  巧型:石料浑然天成的呈现出逼真的形状或者图案,如动物、人物、文字、图像。若按其型制廖廖几笔点睛式的加工,便成绝佳的鬼斧神工的天然艺术品。通常百年不遇,难得之极。

  巧色:利用石料天然的颜色,精心构思,巧妙地雕刻成配合颜色的完美形制,是雕翠大师别具匠心的巧夺天工之作。比之“巧型”便就差上那天地的自然灵气。

  非巧型非巧色:普通的石料,可塑形强可随意加工,但只是自身翡翠材质的价值。

  

  20世纪90年代便投身“下海”的周太和,受台湾做珠宝首饰工艺品行业伯父影响,先来到香港熟悉珠宝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熟悉市场,毅然决定以最为困难与风险最大的翡翠市场作为从业方向“是有挑战和风险的。但是就我个人而言很不喜欢程式化的模式,比方说钻石,进货的渠道一样,钻石的品质根据产地是固定的,价格和克拉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只做差价文章便没意思了。当时的想法是毕竟世界上好的翡翠就只有缅甸出产,交通方便。其实那时去缅甸‘淘金’的人就不在少数。”

  只身一人来到云南的周太和,带着向伯父借来的20万本金,青年的热血正在身体里翻腾,让这个异乡异客,在自己不熟悉的土地上,开始憧憬起翡翠般瑰丽的未来。等待他的,除了如画的滇西风光,还有被这片风光养育下已经自古就垄断了翡翠生意的“云南犹太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精明能干的腾冲翡翠商人。

  “腾冲人做这档生意可说是祖上的传统,经验一代传一代,对我们翡翠行业来说就相当于‘固定资产’,自古以来这行都是被他们垄断的,因为经验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开始的时候是花了不少‘学费’的,后来我总结出一条:做翡翠行业,没有师傅领路是绝对不行的,进料要的是经验,卖石靠的是人脉,赌石最重要的看的是眼力。很简单,别人买过的‘教训石’他告诉你别买,就是现成的大笔资金。”就这样,青年的热情在日益削减的账面的敦促下逐渐地被冷静的理智和反思取代了,但是周太和没有像其他同样被市场残酷浇醒的“淘金”者过分的冷静—直接和自己的行李一起回家痛定思痛,而是做了一个更加富有挑战性的决定。

  “我把家搬到了云南,潜下心来一住就是大半年,和当地、的同行们一起吃住,一起做生意。其实多半是看着人家做,怎么进货出货,最重要的是吃透赌石的经验。其余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搞人际工作。”从先是心有不甘到后来心甘情愿地向翡翠故乡交纳了自己的学费之后,周太和开始收获了。“我们行业里很讲一个缘分,翡翠是看缘分才见人的,人也一样。我和我师傅就是这样的缘分。老人家到现在入行40年了,前20年是在矿上过的,遇见我的时候整整看了30多年石头,行内人直到现在提起师傅早在80年代就可以一个月赌石赚到1000多万的事情还是佩服得很。不过我见到师傅的时候,他的境遇不是很好。”

  同样也是几代都土生土长在腾冲的翡翠人,同样也是几乎一辈子都在和石头打交道的老商家,在那个年代就成就了“月入千万”神话的传奇师傅,成就他的其实只有三块石头。直到1996年是因为缅甸政府的介入,强行争得矿场,然后再将其拍卖,原来的翡翠经营者们面对毒枭们的强大资金注入,被活生生地挤出矿场。面临只能赌石不能采石的境地,一气之下老师傅只挑高风险、高收益的高色石来赌,但是历史就是喜欢用惊人的相似来诠释无奈的含义——同样还是三块原石,500万单价共赌1500万元,结果开石之后全部赌垮:每块至多只价值80万共240万左右。只需三块石料1月间成就了当时极致的暴富,同样也只需三块石料让人完成天堂与地狱间的往返,“那,这就是赌石了”。

  老一辈赌石的传统之一就是对必须开石验证自己眼光的执著,所谓“好与不好,买一块知道”,不过浸淫在这个信息文明社会许久的周太和,现代人的精明和变通优势很快显现出来,“当时摩太、欧阳秋眉、赵兴龙这些权威都相继出书写赌石,网络上各种信息也开始铺天盖地,加上和师傅一起慢慢磨出来自己的经验,我开始可以在这一行业立足了。”就这样7年之后,进货出货,赌涨赌垮,周太和已经在宠辱不惊间慢慢积累起属于自己的经验和天地,直到今年,一块莫西沙水石的出现,让近年来已经趋如石头一般坚稳的心跳,突然悸动起来。

  2007年年初,缅甸售石商按约定将原石带到临江与由瑞丽赶去的周太和见面,一块40公分长、20公分宽、10多公分厚、20公斤重,上好的四方状莫西沙水石呈现在周太和眼前,“看石最最重要的是看产的场口,莫西沙是10大好场口之一,出产的原石密度大,硬度高,质地细腻,石料本身就是上好的材质。而这块石头更是无裂痕的通体通透,在强光下冲照,异常剔透,相当完美!我一下就爱不释手了。”为此在先后1个多月内7次赶往临江与之商谈之后,终于将它购回瑞丽,擦口之后的效果也很好,若选择做成资本运转周期最快的翡翠手镯,按1公斤出1条半手镯规律,这块20公斤的原石竟可以出到30条翠手镯,并仍余15,6公斤可做佩牌类小件的角料,着实让周太和兴奋。但他没料到的是,这与开石之后的境况相比,就实在是显得如微风静水般平淡无奇的了。

  “包括我在场的所有人都同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有做翡翠生意几代的老人们也傻了眼,只听说没遇见过百年不遇的‘巧型’翠居然让我们开了出来,原石共切出18片平均8公分宽、20公分长、1.5公分厚的翠石片,其中竟有4片天然‘巧型’成惟妙惟肖的龙的图案!本来‘巧型’的普通石头就已经让人趋之若鹜了,何况本身就是昂贵不已的玉中之王的翡翠材质。在我们行内,‘巧色’的翠就已经价格很高了,这让这块‘巧型’翠的价值骤然变得不可轻言起来,所以我很自然地拒绝了现场开价260万收购的买家,把它带回北京,我想这就是我与它的缘分吧。”

  和绝大多数翡翠商家与玩家一样,他们赌的是顽石,玩的是心跳,却爱的是瑰丽翡翠之美,敬的是藏翠交石之间的缘分,万年一翠浑天成,情缘凡世几人惊。但愿这天赐的游龙翠石,可以在这些情缘之间,继续那赤翡青翠的无限风采。

  摘自:《艺术市场》2007年第9期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