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古旧的窑场

Karen   2007-12-21

  今次来福建,其中一个重点行程是考察(游历)好几个古旧窑址,有从明到清代的平和窑,是有名的沙足器及吴须器;不知名的新发现窑址(从碎片估计是宋和元之间);和由晚唐开始,盛于宋而衰于元代的建窑。在探索其间拍下不少窑址的风貌,也收集了一些瓷片标本。

  其中又以建阳市水吉镇的芦花坪的建窑最为深刻,一个接一个的火红色山丘,原来是由很多的瓷片,还有很多的匣钵碎片,很多的砖红色泥土石头的堆积层,小的有1-4米高,有些什至高达6-7米,真的有点像登上了火星上。我们拼命地爬上一个又一个的堆积层,或许是在忙着四肢平衡,来不及好好的收集好的标本,匆匆忙忙之间,领队先生叫着:"走啦"、"走啦"、"走啦",只好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碎片是带走了,心却留在那里。

  碎片的背后

  按收集回来的瓷片粗略地统计,一共13块黑色釉,一块青瓷碎片;有五块是连碗足的,其它的大部份是碗口碎片, 其中以黑釉为主的碎片中,有釉色黑而光润的"乌黑釉"和兔毫两种居多。至于泥胎方面,都呈紫黑色,胎厚而且质地粗糙坚硬无光泽,好一大块生铁!因此一向有"铁胎"之称。而圈足均没上釉,露出铁胎,在众多的标本中,圈足的直径都是3.5cm,阔0.5cm,在圈足对落1cm左右均有明显的修刀线,上釉时也不能超越这条分明的界线。整体而言,茶盏的造型早期的多是撇口,之后以束口碗为主。茶盏的外型简洁,纯朴,从底部看苍劲有力的修坯技巧,带着明快和流畅的节奏。

  把玩着手中的标本,思量片刻。那时候应该是公元600年左右,距今约1400多年,唐未宋初的时候,(宋朝,第一想起的便是宋帝炳和他的墨宝宋皇台)。按记载当时饮茶文化的风气极之兴旺,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无不喜欢"斗茶"这玩意,而供给皇帝的圴刻有"供御"或"进盏"的字款在碗足内。当全国人民皆以饮茶为乐时,可见建盏的需求是何等的大,那时一窑的产量小的2-3万件,多至十万件不等。若以一个月为限,分开每日以拉坯的方法制造,每天则需拉3225.8件,而每小时则需134.4件,平均每分钟拉2.24件。这是没有把其它既艰辛又复杂的工序计算在内,例如由发掘到制成可用的陶土处理过程;这也是没有把一个陶匠的睡眠,吃饭和去洗手间的时间算在内。这是一个人不能完成的事,应该是有一群人涌着去做才能成事。

  当万事俱备,是入窑的时候了。以一窑十万件来说,每只茶盏圴需上釉,入匣钵,加垫饼,每十个迭起,那个长长无尽的龙窑,到封泥为止,不知用了多少时间,流出多少汗水。现代的电窑倒真方便,就是那个计算机操控的温度控制器已经减省了以人眼挨更抵夜的从火标观察火色变化来估计窑内温度的工作;也不用上山劈柴,日晒雨淋。只需轻按几个按钮,能源便源源不绝的送上。

  由掘泥到加工把它成为可用作制造器皿的物料,拉坯、修坯、上釉、入窑烧制;另外需要收集大量的木柴用来燃烧……各样各样工序,若在当时,我的职业是一名窑工的话,工作应该相当艰苦,一身古铜色什至黑到反光的皮肤少不了,也应该没有多余的脂肪存留,有的话也给热情如火的太阳蒸得一乾二净,肯定的是未发明防毒面罩时,天天吸着大量化学品(釉的原料)和烧到漫天风火,乌天黑地的大量灰尘,除了出名的黑盏第一外,"黑肺"也可能是第一,第一多。虽然艰苦,却薪火相传了二百多年,衰落于元朝。其间日以继夜的运作着。

  现代做泥的人,不用那么艰辛了,泥有现成的,种类繁多,任君选择,窑也有用电或用气的,不再要上山劈柴,不用损手烂脚,极之方便,一切都来得极之方便,快捷.工业成本方面是减省了不少,但对个人而言,好像失去了某种特别的元素,好像去市场买鱼吃,总不及自己钓的好一样,除了新鲜之外,是原本的,没有添加,也没有孔雀石绿(假设水未被污染).泥是自己手掘的话,除了会较容易掌握物料的特质外,我们会更珍惜手中的每一团陶泥,也就增多了身体力行(粒粒皆辛苦)的体会。

  茶盏-匠心独韵

  唐代的时候,饮茶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到了宋代,更是全民皆知的文化,那时盛行的"斗茶",简单来说,是比试茶味,茶香,汤色(茶水的颜色)和汤花(汤面泛起的流泡沫), 那时候的茶和我们现在的不一样,是一些白色的茶膏或粉末,古人说:重白色,尚黑盏是指,白色的茶,注入黑盏,可以清楚见到水痕,而水痕便是汤花散开后,汤与盏相接的地方,而水痕出现的早晚,也就是优劣的依据,据考古学家发现,出土的建盏中,在沿口下1.52cm圴有一条标准线,相信是注茶时的界线,当汤花泛起便会超越这条界线,待汤花散去,水痕落到原本的标准线,愈晚出现者为胜,相信这是特地为"斗茶"而设计的。至于为了比较汤色,黑色的釉较容易分辨出,因此建盏被视为最佳的茶具。建盏的泥胎都比较厚,散热也较为慢一点,拿上手也不会轻易烫伤,与此同时也更能保持盏内的水温,因为水的温度是决定茶香的很重要的元素之一,俗语说:"水滚茶靓"便是这个原因。

  由内到外,建盏的确结合了当时用家的需要。

  小结

  在这场喝荼的文化中,参与的人数众多,达官贵人很多,平民百姓也不少,陶匠呢?他们默默地参与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文化运动。从茶具的不断演变,也说明了工匠和用家之间产生的互动关系成就了一场文化的运动。

  原来艺术离我们不远,渗透在生活中,是与人的现实生活有密切的联系,和人是息息相关。

  参考数据:

  1.建阳市文物志, 谢道华著, 厦门大学出版社。

  2.闽北陶瓷, 傅宋良、张家、谢道华等人著, 福建美术出版社。

  3.饭后茶余谈文化-食为天、三联书店。

  编辑:西岩

  说明:

  1、本文为作者原创,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及本网名称,未经本网和原创作者许可,不得翻印、集结出版,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2、本文文责作者自负,如发现侵犯他人著作权或者其他权利,本网概不承担连带责任。

  3、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