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名家身后 画价几何

王晓文   2007-12-21

  著名书画大师、文物鉴定家启功先生于2005年6月30日辞世之后,有关启功先生作品的销售、出版情况以及启功书法的拍卖情况成为众人关注的热点。在7月3日在杭州举行的西泠印社拍卖会上,启功先生1942年创作的《高岩古寺图》拍得66万元,创下他单件作品拍卖的新高。这又让人联想起不久前突然去世的著名艺术家陈逸飞。6月29日,陈逸飞的《大提琴少女》在上海以550万元的高价拍出。中国嘉德此前已将其遗作《有阳光的日子》拍出440万元。北京翰海拍卖陈逸飞的两幅油画作品《江南水乡》和《弹吉他的少女》,也分别以225.5万元和192.5万元成交。名家身后,画价骤升。这除了当下中国艺术品拍卖、收藏市场火爆的原因外,还存在哪些因素?人们也不禁要问,这究竟是自然而然的现象,还是艺术品拍卖市场人为炒作的结果。

  由于启功的书画作品雅俗共赏,所以一直是市场的热门。近年拍卖市场启功的书法作品更是当代书法作品中价格最高的,每平方尺的价格在几万到十几万不等。在2005年6月国内各拍卖公司所拍卖成交的启功作品就有34件之多。在7月底进行的中贸圣佳2005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启功的3幅书法和1幅绘画作品上拍。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启功先生作品在中国拍卖市场共上拍1708 件,其中成交 1036 件,成交金额人民币 4443.48 万元,成交率 60.66 %,其中今年春季中国嘉德拍卖公司拍卖的启功在1982年创作的《争座位帖》手卷,估价28万至38万元,成交价为83.6万元。启先生去世后作品价格攀升与其生前的作品市场认可度,以及先生在国学、书画艺术上的造诣是分不开的。

  近几年陈逸飞的作品由英国的一家国际性大画廊代理,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和宣传,陈逸飞写实的画风一直受到大家的喜爱。虽然有美术评论者认为陈逸飞的作品缺少内涵,没有厚度,但他们并不否认陈逸飞的作品确实满足了藏家的欣赏趣味和投资需求。陈逸飞作品也一直是国内油画艺术品拍卖中的“领军”者之一,其作品动辄上百万元成交。在雅昌2004艺术品年度排行榜上,陈逸飞已进入了“2004年度最具市场影响的当代油画家20人”,排名位居第二,仅次于吴冠中。早在1994年,一幅有陈逸飞签名的大型油画作品《山地风》就以286万元的高价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成交。随着国内拍卖市场的逐渐成熟,陈逸飞经典作品的价格也在逐渐攀升。其1991年创作的布面油画《浔阳遗韵》在1999年的春季拍卖会上以297万元成交。在他刚刚辞世之后也曾有业内人士对其遗作市场价值提出疑义,但随后的拍卖成交额使其遗作价格飙升成为不争的事实。这不仅因为陈逸飞生前的知名度及艺术水准,也与升值的作品本身有直接原因。拿最近在上海以550万元的高价拍出的遗作《大提琴少女》为例。这件作品曾著录于美国哈默画廊的图册,在陈逸飞一生的艺术创作中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作品充分反映出画家艺术成熟期最高水平。在画家去世后这样的作品成为不可再生的珍贵遗存,拍出高价也就理所当然了。

  今年除了以上两位著名艺术家辞世外,2月份我国著名书法家刘炳森先生、当代著名国画大师梁树年先生相继在京逝世。然而他们去世后作品价格并没有大幅度涨幅。相反刘炳森的书法价格正在下跌,依照刘炳森生前的艺术成就、人品威望,他很有可能成为下一届中国书协主席。许多人正是看到这一点,就大量收购其作品,为今后高价抛出做准备,加之当前艺术品市场的火爆,短时期内造成其价格攀升之势。刘炳森先生作品存世量大,在先生去世后,很多人对他的作品价格信心不足,于是纷纷大量抛出,成为其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梁树年先生一生从事教育工作,为中国美术事业培养了大批人才,其画品人品都成为后学者之楷模。然而先生生前不图名利,也不善于炒作,其画价一直表现平平。在梁先生辞世后,他的画价也始终没有大幅起落,但梁先生对中国美术事业作出的贡献,以及在书画艺术上所取得的成绩迟早会被世人所认知,其画价也存在很大的升值空间。

  以上可见,已故艺术家遗作价格能否攀升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是艺术家生前的社会知名度及影响力;第二是艺术家生前作品的市场认可度;第三是艺术家作品的存世量大小;第四是升值较大的作品一般仅限于作者生前的重要作品。收藏者在选择购买已故艺术家作品时应综合考虑以上几点因素。同时收藏者也应冷静对待过热的艺术品市场,在国外即使是梵高、毕加索这样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其作品的市场价值也是在其去世很多年后才开始攀升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经济腾飞,大批日本商人进军艺术品市场,令国际艺术品拍卖频出惊人天价,梵高的一幅《加歇医生的肖像》在纽约佳士得竟卖到了8250万美元。但没过几年,这些世界头号艺术品便身价大跌,变成烫手山芋,令一些日本投资者负债累累,甚至破产。

  一边是人们对艺术家的真诚追思,一边是投资者在拍卖会上难以掩饰的兴奋神色。看来我们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当然不光是为了面对瞬息万变的艺术市场。

  摘自:《中华书画》200505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