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成都漆器 流光溢彩3000年

 2007-11-30

  成都是中国漆艺最早的发源地之一,有“中国漆艺之都”的称号。成都漆器又称“卤漆”,起源于距今3000余年的商周时期,其工艺水平在相当长时间内遥遥领先于全国,以其精美华丽、富贵典雅、光泽细润、图彩绚丽闻名于世。既可高悬于庙堂以彰显华贵大气,又可作精致耐用的家居用品置身于寻常巷陌。

  2004年9月底,法国国家电视台记者大卫一行作为中法文化艺术交流的使者,来蓉对成都著名漆艺家、72岁的胡开新,做了三个大半天紧张的采访和拍摄。面对胡开新家中陈列的一件件精美绝伦的漆艺作品,目睹了胡开新的漆艺制作表演,大卫惊叹不已地说:“胡先生,这不属于哪个人的,哪个国家的,这属于世界文化遗产,应该介绍到世界去。”

  司马迁盛赞“巴蜀之丹漆”

  成都商业街船棺、羊子山古墓等处出土的漆器,证明了春秋战国时期,成都漆艺的水平已经相当发达。成都漆器不裂口、不变形、光泽明亮、抗腐蚀性能强的优点,在历代出土文物中已经得到充分的验证。金沙遗址出土的漆器残片不到10厘米大小,尽管年代久远,漆器胚胎已经腐蚀,只剩下漆皮粘在泥土上,但文饰斑斓,色彩依然亮丽,其正反面均有文饰,成对称型。令人惊讶的是漆皮上还镶嵌了不少玉片,虽然历经3000多年的岁月消磨仍温润可辨,显示了古蜀先民高超的工艺技巧。

  汉代是成都漆器工艺的顶峰时期。品种有盒、奁、盘、耳杯、扁壶、案、卷筒等。漆器上有用色漆精细描绘的禽、兽、神仙等图案。蜀郡、广汉郡是全国漆器生产中心。《史记》描绘了当时漆器生产的盛况:“木器髹者千枚”、“漆千斗”。扬雄《蜀都赋》中亦称:“雕镂器,百伎千工。”。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江陵凤凰山汉墓、贵州清镇、平坝以及蒙古诺音乌拉、朝鲜平壤王盱墓、古乐浪郡等地先后出土的汉代精美漆器,都刊有“成市草”、“成都饱”(即“成都造”),“蜀都作牢”、“蜀都西工”、“成都郡工官”等铭文,记载了汉代成都漆器鼎盛时期的辉煌。《史记·货殖列传》更将“巴蜀之丹漆”列为全国名产。

  明清时期的雕漆填彩

  汉代以后,成都漆器逐渐失去了在全国的领先地位,但一直是重要产地。五代,成都的金银镶嵌漆器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工艺水平。1949年成都市抚琴台发掘前蜀王建墓出土的漆器显示成都漆器工艺在这一时期的独特魅力。王建墓出土的漆器有门、棺、椁、册匣、宝盝、镜盒、银铅胎漆碟等七种。此批漆器设计和雕镂均致上乘,造型大气、别致、制作精巧。

  明清时期,成都是全国著名的雕漆填彩漆器产地之一。清末,官府设在皇城后子门的劝工总局开办了各种工艺工场,为成都漆艺培养了一批卤漆匠师;民国抗战初期,成都科甲巷、小科甲巷、太平街等三条街成为专门生产经营成都漆器的场所。

  新中国成立后,成都漆器多次作为国家级礼品赠送外国首脑和友人,享誉海内外。1954年成都成立了工艺美术社,1956年正式成立了成都卤漆社,技艺人员扩大到40人,到1960年发展到200人。这一时期是解放后成都漆艺最繁荣的时期。

  1963年,成都卤漆社被主管部门撤销。大部分技艺人员被调离,仅保留49人从事建筑和家具的油漆加工;到1965年仅留下9人。1966年至1973年,工艺美术事业基本处于停滞阶段;1975年上级有关部门决定恢复成都漆器的生产,由老艺人陈春和、书云、张福清等带领学工学习髹漆技术,分别从事木工、漆工、装饰工、制漆等工艺,经历30多年的努力,使失传多年的成都漆器工艺再次起死回生。

  成都漆器厂位于金河路81号,是目前惟一依靠传统精髓技艺制作成都漆器的单位。1999年由于市场经济的冲击,成都漆器厂再次面临自生自灭的境地;2000年,成都市政府出于对成都漆艺传承的历史责任感,重新恢复了成都传统漆器的生产。

  来源:成都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