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浴德堂”和“香妃浴室”

宁彬   2007-11-28

  笔者在看电视时,偶然看到,北京电视台播出的《这里是北京》节目中,主持人阿龙说:“‘香妃浴室’在北京故宫武英殿内的浴德堂”。笔者感到十分诧异;作为曾在浴德堂里工作了20年的笔者,对浴德堂有一些了解,愿意给读者们解释一下浴德堂、“香妃浴室”的传说和由来。

  浴德堂位于北京故宫武英殿院内西朵,是座面阔三间,前殿堂后浴室的古代建筑。前面三间殿堂,是明朝时期修建的,后面的浴室则是元朝时期就有的。此处是两朝建筑相结合的完美体现,曾被人盛传为“香妃浴身之处”,一时间引得慕名者接踵而来,提笔留名满室壁。

  浴德堂的“浴德”二字,来自儒家经典。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已故单士元先生所著《故宫武英殿浴德堂考》一文中说:“《礼记·儒行篇》有‘浴德澡身’之语,注疏说:‘澡身谓能澡絜其身不染浊也’。宫殿中有以‘浴德’题额者,均属此意,非意指沐浴身体而言。在明清故宫,除武英殿浴德堂之外,还有浴德殿(重华宫西配殿),圆明园的澡身浴德殿,洗心殿等题额,但都非浴室。”此外,乾隆皇帝还有一枚“澡身浴德”的小图章(见《乾隆宝薮》)。

  传说“香妃浴身之处”,在浴德堂后的东北角,入小门走弯道便是浴室。其内圆弧拱顶隔天,顶中央开塔式天窗,日光自窗而入,映照着满砌白釉琉璃砖,浴室四角均有一漏水处。一墙之隔设有小锅炉房,锅炉通过铜管将热水送入浴室内,另有西高东低的水槽,跨院墙引井水入锅炉,院墙外。有一高台小亭,正中处还有一口年久深井,井口壁被提水之绳磨出的沟痕深可入指。想当年提水之人,辛勤劳作,才有入“宫”之水,源源不断。

  据今考之,此浴室属元朝时建的阿拉伯式建筑,本不是元朝皇宫内的建筑,到了明朝大兴土木修建紫禁城时,才将其扩进宫内,并在浴室西南面增建了三间殿堂,使之相互连成一体。但自明朝以来,浴室从未浴用过。到了清朝,此处成了修纂刻印殿本书籍的地方。

  清高宗乾隆帝,有一深得宠爱的回族妃子——容妃。据说此妃特别喜爱沙枣树散发出的奇特香味,乾隆帝曾派人去新疆为她往京城移植沙枣树。清末时,一些文人骚客、好事者便捕风捉影地杜撰出:容妃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香味,是个香妃子。于是“香妃”一词,便成了野史中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清朝覆灭之后,紫禁城三大殿以及文华殿、武英殿被当时旧古物陈列所用来搞展览陈列;有些古物从承德行宫调拨而来,其中有一幅戎装女像;该像下注写有“香妃”身世和生平遭遇的文字,于是被人们认定为“香妃”像。更有好事者将此像悬置于“浴德堂”内的阿拉伯式浴室的门楣上,所以造成流言传说:“回回族香妃在此浴身”等等无稽之谈,广为流传,引得一时间人们争往一睹。笔者曾在浴室内的琉璃砖墙壁上,见过有人在1912年、1929年留下的中、外文字。其内容不外“香妃浴室”云云,由此亦可见野史的“力量”……

  历代王朝都有后妃不得进入外朝的规定,武英殿及院内的浴德堂、阿拉伯式浴室都坐落在外朝,无论哪个受宠之后妃,也不得进入外朝,更别说来此阿拉伯式浴室沐浴洁身了;再者,此阿拉伯式浴室,到了明清时期早已不为人们浴身之用。

  来源:《中国文物报》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