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不该忘却的古籍版本学专家——魏隐儒

贾文忠   2007-11-21

  魏隐儒(1916-1993),当今古籍版本鉴定界著名的专家,在上世纪末出版了《中国古籍印刷史》、《古籍版本鉴定丛谈》、《印刷史话》、《古籍版本鉴赏》。在版本界,魏隐儒是从实践中积累,靠自学研究出来的著名古籍版本学专家,也是北京市文物局老专家中的奇人之一。他还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北京市文史馆馆员、北京市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委员、中国大百科全书特约审稿员、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辑委员会编委和副主编。

  我与魏先生相识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那时魏先生在北京市文物局文革文物落实组从事鉴定整理工作。这里汇集了来自北京市文物商店、中国书店、文化局等单位的二三十位有丰富经验的老师傅,他们大多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从事古董或古籍生意的买卖人,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本书,和他们在一起时所听到和学到的真是在任何大学课堂里也学不到的。

  了解魏隐儒的人都知道他的画非常好,说他是著名书画家,但我认为魏先生最突出的是对版本鉴定学的贡献。

  丹青人生

  魏隐儒1916年出生于河北省束鹿县,自幼酷爱书画,勤奋临摹,初临颜真卿《麻姑仙坛记》、柳公权《玄秘塔》、欧阳询《醴泉铭》、赵孟俯《神道碑》;画以《芥子园画传》为范本,每有所作,深受乡贤长辈赞赏。

  后来,魏隐儒执教于北平,教课之余,研究书画,兼攻书画理论,书学汉、魏、六朝碑刻,对《石门颂》、《张迁碑》、《史晨碑》、《爨龙颜》、《爨宝子》、《石门铭》、《郑文公》、《张猛龙》、《龙门二十品》等工力尤勤;画则师法青藤白阳、石涛八大诸大家,深得其真髓。为了深造,魏隐儒于1936年考入北平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刻苦钻研,艺事大进。著名画家李苦禅先生当时执教该校,对他很是器重,指导尤多,得为李老的入室弟子。魏隐儒与李苦禅先生不但在艺术上有嬗递之缘,且为患难师友。1939年5月,全国抗战已进入第三个年头,李苦禅先生因资助一些青年、革命志士到解放区,为敌特务所知而招来横祸。日本宪兵将李苦禅与常到其住处学画的魏隐儒以八路军罪名逮捕,酷刑逼供,但师生两人终无半点口供。日伪得不到任何证据,只好无条件释放。

  魏隐儒的书画,用笔苍劲,运墨浑厚,气势磅礴,多次在北京、天津、济南、青岛等地与苦禅先生举行联合画展和个人画展。其作品以苍鹰、鹭鹚、雏鸡、紫藤、白梅、红菊、竹硝荷花、稻蟹等最受好评。

  版本情深

  魏隐儒潜心钻研书画,广读古代碑帖以及文史图籍,博求善本以资研究,所见日多,因而对古籍雕刻之研究颇多心得,为研究古籍版本打下了良好的基础。40年代,魏隐儒到中华书局工作,解放后由中国图书总公司转入新华书店。1956年北京古旧书店公私合营时,他从事北京古旧书业的改造工作,从而接触了大量古旧书刊。到中国书店后,他担任编写《古旧书刊介绍》,向学术界推荐从各地搜访来的古旧书刊中的善本,同时还参加古旧书籍的议价业务,这触发了他早年研究图书版本的兴趣,立志要对图书版本作深入的研究。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检查公司藏书目录,专访公共图书馆和大专院校图书馆,访问藏书家和书店采购工作者,有所得辄濡笔记之,写成笔记,集有数十册之多。他将记录所得陆续编写成《中国古籍印刷史》、《古籍版本鉴定丛谈》、《印刷史话》、《古籍鉴赏》、《藏书家传略》、《书林掇英》等,前四种已出版。

  最能代表魏隐儒先生版本研究水平的,是近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正在出版中的《书林掇英》,主要是魏先生在大量古旧书刊中选取的稀见罕传而又有价值的部分的记录。但所记不仅限于在中国书店所见,还包括1961年来薰阁举办善本书籍展览的展品、1964年中国书店举办的善本书籍展览的展品、1974年辽刻书籍展览的展品、1978年在太原讲中国古籍印刷史时所见到的善本、1979年到东北各地审定善本书时所见到的善本、参加古籍善本书目座谈会时所见到的善本、在故宫博物院整理书籍时所见到的善本、1984年在杭州大学古籍研究所讲课时所见到的善本,以及历年在中国古籍善本编委会工作时受各地委托审定的善本等。《书林掇英》分为经、史、子、集四部,另戏曲两部,近现代两部,共计文字约80万字,均经过魏隐儒多次抄录,历时近四十年完成。

  《书林掇英》中所记录的古籍善本,除明清刻本之外,有宋刻本一百四十种、辽刻本五种、金刻本四种、元刻本一百一十种、明铜板印本一种、明拓印本一种、清磁版印本二种、清钤印本一种、太平天国刻本一种、高丽刻本四种。在活字本中有明木活字、铜活字本、清木活字、铜活字本、泥活字本以及高丽活字本、高丽瓢活字本、日本活字本。在写本、抄本中有唐写叶子本、唐写卷子本、宋写本、宋写绘本、辽写本、元抄本、明抄本、明绘本、影宋钞本、影元钞本、清彩绘本、清钞本以及高丽抄本和日本钞本。刻本、写本、活字本之外,还有稿本八十九种,可谓琳琅满目。除了古籍善本之外,还记录了自清末到新中国成立前的罕见的有关现代史的文献资料二千余种。

  《书林掇英》中对所录版本进行了鉴别,而且还着重记录了有关古籍流传的问题,对于近现代文献资料也不放过一本。除著录其书名、编著者、出版者外,还著录其印刷形式、所用纸质、大小开本、序跋概要及内容篇目。

  在《书林掇英》中,对版本鉴定记载颇多。如关于活字本的鉴定,魏隐儒总结出了鉴定经验,指出活字本的特征是在版心鱼尾上,因为它总是离开左右行线的。书中举出清雍正三年汪善彩南该草堂活字排印本《眉山诗集》(宋唐庚撰)和嘉善陈唐用活字排印的《后山居士诗集》(宋陈师道撰)两书为例,两书字体写刻排印极精,几与雕版无异,所以有些图书馆定为刻本,但经魏先生精细审定,鱼尾是离开了左右行线的,显然是摆印而非刻本。

  1961年,隆福寺文殿阁主人王平斋家散出《周易说略》一书(清张尔岐撰),系康熙五十八年泰山徐志定真合斋磁版印本,封面上题有“泰山磁版”四字。磁版印书,为前人所未论及,是磁版还是磁活字呢?此书字体、栏线有些歪斜不整,给人一种活字本的感觉,因而有人著论定为磁活字。但为何徐志定在序文中只提到“偶创磁刊,坚致胜木”,并未谈到磁活磁字、摆印等字样呢?魏隐儒对周易《说略》一书反复考究,发现书中文字有断板裂版的地方,有11处之多,而且版框高低不一。一般说来,活字印本栏线不整,字形歪斜,偶有倒字,是比较常见的现象,而断板裂版则是版刻中的情况。且版框高低不一,也是活字本所不应有的现象。后来他又见到徐志定另一种磁版印本《蒿庵闲话》,其字体、版式与《周易说略》相同,也有断版两起,行隔向有界线,弯曲不直。从两书的情况魏隐儒断定,该书是磁版,而不是磁活字。

  魏隐儒在鉴定版本上常常举一字以定之。如明隆庆辛未豫章夫蓉馆刻《楚辞章句》,除卷二第十三页彗星的彗字刻为“慧”,后印本均改正为“彗”,据此“彗”字便可以区分初印和后印。《全唐诗》有清康熙间内府刻本和仿刻本,内府刻本第一册目录总目内“杨重玄”的“玄”字缺末笔,仿刻本则改“玄”作“元”,据此“玄”字可以区分内府刻本与仿刻本之异同。《红楼梦》有乾隆五十六年程伟元萃文书屋活字排印本,称为程甲本;又有乾隆五十七年程伟元活字排印本,称为程乙本。甲乙两本传世都不多,而甲本人多重之,最确切也最容易检查的办法,是第一回的“回”字:程甲本中作“囬”,程乙本中作“回”。据此“回”字可以分别程甲本与程乙本。

  在鉴定版本上,常常遇到的麻烦是旧日有的书商为了谋求高利,在书上做手脚,或以残充全,或提前刻书年代。如明宣德甲家年尊后书院刻的《增修附注资治通鉴节要续编》十卷,书商将牌记中宣德的“宣”字挖去下段,只留出“宀”,描为“大”字。一字之挖补,即由明宣德升为元大德了,并在挖改处盖小印章加以掩饰。但令人怀疑的正是何以此处盖有小印章?将挖补处置于在阳光下一照,便原形毕露了。又如明正统八年刻本《汉书》,版心刻有“正统八年刊”字样,但作伪者将天头地脚裁去接补,配纸与原书无异,上下框线描绘,将版心“正统八年刊”挖改为“乾道三年刊”,挖改描绘技术极精。魏隐儒将其与正统本《汉书》相核对,才发现作伪的证据,肯定其为明正统翻刻宋本。

  在《书林掇英》里,常常看到“此书传世极罕”、“此书不见各家书目著录”、“此书单行本甚罕见”等等的记载。对于传世极罕的原因也有所记载,如明黄淮、杨士奇等编的《历代名臣奏议》,当时书成,刊行仅数百本,版藏禁中,世颇稀有。明严从简辑《殊域周咨录》,见于《清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为清代禁书,传世极罕。清杨光先撰《不得已》,记述杨光先控告西洋人将来必为大祸事,当时西洋人极恨之,因以重价购得焚毁,故传世极少。以上所举,乃仅就明、清刻本而言,至于宋、元时代刻本,由于时代较远,屡经天灾人祸,以及保存不善等等原因,流传至今的当是幸存者了。

  教书育人

  上世纪80年代,图书馆界为了实现周总理的遗言,要尽快地编出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来。魏隐儒又被邀重登讲坛,为山西省举办的古籍善本培训编目骨干人员训练班讲授版本知识,为北京市举办的古籍编目人员训练班讲授古籍雕印史和版本鉴定,并在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委会任编委和副主编。他曾经协助东北地区各省市图书馆和北京市的一些大专院校的图书馆工作人员商酌古籍善本的收录标准和鉴定版本等工作;受邀为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和中国民主促进会联合举办的出版工作者讲座讲授《古代出版史》;为清华大学图书馆组织北京大学、人民大学、中央党校,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学院、北京航空学院、农业大学举办的古籍版本知识讲座讲授古籍雕印史及版本鉴定;杭州大学古籍研究所聘请他为硕士研究生讲授版本学,为中文系本科生文献专业班讲授古代出版史;担任清华大学图书馆古籍整理顾问、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委员、《中国印刷辞典》特约编委等,培育了大批古籍版本鉴定学生。如今他们都已成为当今古籍版本界的专家。

  1993年6月2日上午八时,魏隐儒先生因突发心脏病,与世长辞,享年七十八岁。

  文章来源:《文物天地》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