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砚痴陈国源:在收藏中求感悟

 2007-11-13

  来京卖砚的人都会先到他家,让他挑过之后,再卖向别处

  砚,是文房四宝收藏之一大项,历来被视为雅玩。

  宋代学士苏易简曾为“四宝”封侯,称砚为“即墨侯”,且“四宝”之中,以其最寿。大书法家米芾爱砚成痴,曾向宋徽宗讨砚,得之后怕皇帝反悔,抱砚就跑,弄得袍袖上全是墨汁,看得宋徽宗哈哈大笑。苏东坡亦是爱砚之人,曾以祖传古剑与人换砚。

  从古至今,藏砚的人数不胜数,文人有砚,如武者有剑,正因此,在古时一方好砚往往比黄金还要贵重。

  陈国源就是这样的“砚痴”,67岁的他,一辈子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衣着老旧,惟一的嗜好便是藏砚。遇有好砚往往倾尽家财,财力不济时便央请售砚人分期收款,为此常常负债,新债刚毕,又见好砚,债务一背经年。近日见面,告知记者,又背七万。

  在其位于京西的家里,地下几上,全是砚台,大的可盈怀抱,小的略大于拇指。陈国源还特制两排储柜,上有抽屉近百,每只抽屉都密密排放着形制各异的精美石砚。

  陈国源集砚,以今砚为主,古砚涉猎较少,今砚中以端、歙、洮河、澄泥四大名砚为关注,藏品中又以端砚、歙砚佔大多数。其藏砚20馀年,集砚400余方,半数以上为当世精品。其中最奇,且名气最大的当属“星湖春晓砚”。

  在陈国源藏砚小室的临窗桌案上,这一方砚单独用玻璃罩复着,砚下压着红毡。整方砚缩龙成寸,有山、湖、亭、云、桥、树、舟,甚至一点之大的舟子亦能分辨身姿风韵。

  在砚下方,有七颗碧绿、晶莹的石眼,处于墨堂中的三颗是极名贵的“鸲鹆眼”,墨堂中又有同样罕见的云霞状“鱼脑冻”,“冻”的外围有色泽鲜艳的胭脂晕火捺,还有名贵的微尘青花、玫瑰紫。在端砚中,把如此众多稀有石品集于一身且又浑然一体的,从古至今极为少见。

  1990年春天,在北京新落成的中国工艺美术馆文房四宝展厅里,陈国源的目光被这方砚粘住了,这种特级麻子坑端砚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从那一眼开始,陈国源觉得自己之前的收藏都是小打小闹。

  星湖春晓砚的作者是黎铿,中国首位雕砚工艺美术大师。1978年,在端溪名砚厂石料库中,他偶然发现一块石质绝佳的麻子坑砚石,兴奋的黎铿苦想了一周,终于决定借叶剑英游端溪七星巖时所写诗句意境,来制作一方表现家乡山水的石砚。在翻阅大量古端砚历史资料,最后借鉴宋砚的构图,吸取明砚的砚式,再糅进自己的匠心与技艺,连续两个多月、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后,造就了此砚。

  砚初完成,便引起轰动,曾有日本艺术家多次欲以高价收藏,均被相关部门婉拒,后被国家以1.5万元购藏。之后十馀年,为世人所不见。

  1990年的陈国源是个团职干部(现任中国收藏家协会文房四宝收藏委员会主任),每月工资仅四五百元,而“星湖春晓砚”标价5万。买,谈何容易。于是陈国源每到节假日便泡在工艺美术馆,以饱眼福,一泡三年。直到1993年,美术馆暂停,原址改建商场,之后一年,再没见到此砚。那是陈国源失魂落魄的一年。1994年6月的一天,朋友告知原工美公司的新馆址,陈国源才又见到星湖春晓。

  7月,想了多日的陈国源趁爱人出差在外,把家里的全部存折搜罗到一起,凑齐了3万元,又借了两万,兴高采烈地把星湖春晓抱回了家,这个价钱,在当时可以买到齐白石的作品。

  此时方知此砚在京的黎铿在两个月后来京与陈国源相见,表示厂里愿以20万元购买,以作为“镇厂之宝”,被陈国源婉拒了。为了还债,1995年从部队退休的陈国源不得不出外打工,帮一家食品公司作管理工作。

  在这期间他又购买了大量的精品砚,尤其从1993年之后,歙砚的大量进京使陈国源的藏品大为丰富,陈国源有一方国色天香砚就收于此时,正面墨堂里有无数颗金星如天空飘雨,背面是金星金晕自然形成的金牡丹。该砚初被主人藏在手提保险箱里,秘而不宣,之后又传被歌手蔡国庆购得,但最后终于还是被陈国源花高价购得了。

  2004年,陈国源还自费18万元出版了一部印制精美的砚谱,不但花高价请专人摄影,上面还有每一方砚的详细资料,并收集了作者自己多年撰写的文章和收藏经历。

  陈国源觉得收藏有三个阶段,先是追求收名品,然后在收藏中求感悟,第三阶段就是弘扬收藏文化。按他的话讲,如不讲弘扬,收藏者充其量也只是个文物保管员而已,于他人无益。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