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关于汝窑与柴窑问题的讨论

丁山   2003-02-21

  新世纪开篇伊始,关于“河南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从三户农家的房基下被揭开和陕西耀县中学附近地层揭露的“五代黄堡窑”出土青瓷标本与柴窑关系的两组系列报道及专论,便引起了人们的热切关注。

  问题是这样展开,也理应这样继续。于是,方方面面的人们从不同的视角切入、立论。相信真理的破蒙抑或就在其中。因为,问题的提出应是智慧女神的第一次微笑,问题的解决则需要人们与苦难和幸运的使者相伴。

  为了让热爱古陶瓷的读者了解类似命题在人们中产生的反晌与不同的意见,并通过各种不同观点的接触和碰撞,以加速问题的解决。现将两种不同的观点摘要如下:

  一、宝丰清凉寺汝官窑的质疑

  河南宝丰清凉寺北宋青瓷烧造遗址即北宋汝官窑的论点一经提出,质疑呼声之高,赵青云先生没想到,我们也始料不及。上海一位业余研究者俞天先生首先来了封毫不客气的信,并随信寄来了他的大作,不久前还亲自登门造访。后来,故宫博物院瓷器研究专家叶佩兰先生在电话中谈起,当面也提出过她的初步意见,并应允日后写篇专题文章。当然,其他专业和业余研究者说法亦多。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两方面的意见:

  1、即称官汝,何其与传世品不同?

  上海的收藏爱好者俞天先生认为,宝丰清凉寺出土的汝瓷,从目前发表的材料上看,和台北故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公认北宋汝瓷有着明显差异。一些专家进一步指出:赵青云先生等人文章中介绍的标本,无论器型釉色,与故宫所藏的传世汝窑器,看上去确有一定差异。

  2、遗址性质,缺乏相应的文献依据!

  不少读者认为,北宋汝官窑应该是指宋廷在都诚附近设立的御窑,应当在今开封附近,清凉寺遗址所谓官窑的结论缺乏相应的文献支持。而有的专家也认为:民窑烧造贡器或"搭烧"官器,与我们通常所说御用的"官窑"不是一个概念。宋代多有各名窑烧造贡器的记载,但是,那与后来所说的"官窑"不是一回事。

  在最近刚闭幕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汝州年会上,以河南考古所为代表的人们,依然坚持清凉寺“汝官窑遗址”说,并得到相当多代表的支持;上海博物馆陶瓷部周丽丽坚持汪庆正等“上博派”的观点,在征引了大量文献后认为清凉寺遗址仍属“贡窑”性质,并非官窑;故宫博物院吕成龙等人则认为北宋不可能在开封附近设窑。因此官设的汝窑窑址当在汝州治内(“汝州年会暨汝瓷学术讨论会”的有关专论详见中国古陶瓷研究会编:《中国古陶瓷研究》第七辑)。说明北宋汝窑、官窑、汝官窑等问题的解决尚待时日。

  二、关于陕西耀县黄堡窑即柴窑说的争论

  柴窑说最初公开的反对者中不乏著名的古陶瓷学家,冯先铭先生应是当年最有力的反对者。据称:“每次禚先生谈起柴窑问题,冯先生都干脆一口堵回去。”

  叶佩兰说:“禚振西有她的道理,虽然不少人并不同意她的观点,可要写文章反驳也很难,因为谁也没有见过柴窑器。故宫里有一些类似的传世品,原来窑口不清,现在依据黄堡窑的资料,都定为五代耀州窑了。”因此,在柴窑问题上,学者们大多采取冷处理,原因大体相同。

  史树青先生指出:“陕西方面的观点很好,我看是有道理,至少非常值得重视。这一组文章好在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的一个观点,给学术界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现在是问题的提出,但问题的解决恐怕不是几年的事情。”耿先生也认为:“现在仍然有人对柴窑的存在抱怀疑态度。这大概需要类似法门寺地宫出土物品对唐秘色的解疑一样,必须要靠墓葬或者窑藏更确凿的支持。”但是,过去小山富士夫提出的东窑,或者称为董窑的传世品,却几乎无人怀疑是出自陕西黄堡窑了。

  其实,支持清凉寺汝官窑的不仅是赵青云先生等初步的研究成果,还有数十万待进一步整理的标本;禚振西先生的文章也不仅在于问题的提出。例如,过去人们对于柴窑的怀疑,一是不见标准器,一是怀疑明人记载的真实性。而禚振西先生通过文献的考证,指出欧阳修在《归田集》中已经明确使用了“柴窑”一词,并指出了“汝窑颇仿佛之”的继承关系。欧阳修是北宋著名史学家,当不致信口开河。他的诗:“谁见柴窑色,天青雨过时。汝窑磁较似,官局造无私。”一下子将柴窑的问题敲定,回笔又指出汝瓷无民窑。可是,也有人指出,这段文献本身也值得商榷。于是,这两大名窑的问题讨论,一时陷入僵局。

  我们相信,随着考古发掘新的发现或新的窖藏证明,人们将对这两大窑口有一个全面正确的认识,最终会给世人留下一个它应有的答案。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