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仁义礼知信儒家名酒

刘志勇   2007-10-18

  说起来也许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一只重新粘复的缝痕累累的破酒瓶子,竟能让我浮想联翩,并且推演出一个又一个绝非荒诞的可能来……事实胜于雄辩,大家若对此有兴趣,又有点儿休闲时间,那就先随我看看或者用文雅的词儿叫鉴赏鉴赏这只破酒瓶子,之后自然能验证我说的是否故弄玄虚。

  这的确是一只破酒瓶子。当然作为这类形制的器皿,有人家将它用来装醋盛油也未尝不可。瓶高约30厘米,整体成橄榄状:小撇口,细颈较短,颈肩之间连有等分四扁系,系形上宽下尖,颇似拱曲半圆的竹叶。四系显然是为提携方便而设计的,因之精巧,有意无意地捎带着也生发了修饰美化的功能。四系之间以墨彩绘饰放射状条纹,如花似草,任你想象。瓶腹椭圆,中上腹部最招人眼的地方——亦即视觉效果最佳位置,白地墨彩书写五个大字“仁义礼知(智)信”。瓶的下腹部满施黑釉,光亮照人,由此也把五个大字烘托映衬得更加分明醒目。圈足较高,足墙宽厚。足底中心有划线标记。纵观此瓶,造型古朴稳重,装饰素雅别致,工艺粗中有细,不但尽显制瓷艺人的审美意趣,而且还张扬着浓郁的人文色彩。

  眼凝视着,手轻抚着,面前伫立的这只酒瓶子令我的大脑忽然闪现出这样的想法:制作它的瓷匠可能不是器皿设计专业的研究生、博士生,但他的设计理念很前卫,既讲实用又求美观。腹部饱满空阔,容量很大,估计装三斤酒水绰绰有余,足够一位善饮者大口大口地酣畅痛快一番的;肩颈处的四系制作的很精巧,穿绳系带,方便提携走动;细颈小口则在倾倒酒水时限制了流量,往杯中注入,能够适当可控;宽厚的圈足,增加瓶子底部的重量,目的是保证瓶子竖立时的重心稳定。民间制瓷艺人的聪明才智由此可见一斑。

  “仁、义、礼、知、信”,我一遍遍沉吟瓶子腹部装饰的这五个大字,暗自思忖,“礼”字简笔,“信”字有误,“知”字别用,此瓶的制作者可能文化水准不高,但粗通文墨,绝不会是“斗大的字不识半筐”。当然也可能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儒生,偶尔来窑场,心血来潮,于是舞文弄墨,聊抒雅兴。就好像晚清民国时期常有文人墨客到景德镇珠山窑场,乘兴挥毫,或书或画,寄情胸怀于瓷器上一样。“仁义礼知信”字数虽少而含意广博,表露着深沉的儒家理念。由此见出书写者起码是位孔孟之道的追随者;当然,五个大字的书写者明显是有一定的书法功底的,你看那笔法气势,字划结构,既有颜真卿字体丰满肥腴的神韵,又有黄庭坚字体飘逸洒脱的风采,可谓雄健中有俊秀,沉稳中有偏倚,朴拙中有灵动。如此笔力,十天半月之功岂能成就的了?在这瓶腹之上,折射着闪耀着中国哲学文化思想的博大精深和璀璨的书法艺术的广泛普及。

  瓶子已经破碎,被精心粘合起来,弯斜纵横的缝隙清晰可见,但反倒越发显得饱经沧桑,神采动人,所承载的文化艺术信息也没有灰飞尘消,依旧昭然灿然。瓶子质地是很坚实的,按理说是不易破碎的,可为什么出土前就已经破碎了呢?是在战乱中房倒屋塌砸碎的,还是童子在买酒路上欢跑碰碎的?我推测,最有可能是瓶子上“仁义礼知信”五字广告说教引发的自觉结果:一位儒生,应举不中,入仕无门,报国无路,郁闷彷徨之时,抱着这瓶佳酿闷饮,不知不觉间,数斤老酒下肚,醉的人仰马翻……醒来想象自己的丑态,再看见酒瓶肚子上的儒家经典广告语,真觉得丢人啊。痛定思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摔碎酒瓶立誓,一切从头做起,苦读四书五经,苦练八股文章,只要不死,就继续参加科举考试,争取当上一名恪守“仁义礼知信”的好官,为民谋利,为己捞名。

  审美联想不能代替客观实物本身所固有的真实属性的,尽管审美联想是建立在对客观审美对象的观照基础之上的。如果考证这只酒瓶子的出身、籍贯、年龄,是万万不能靠想象联想的。据卖者所言,此瓶并非墓葬出土,而是再见阳光于河南安阳旧城改造的施工场地。古都安阳与河北磁州彭城窑相距不远,考之中国古代陶瓷诸权威著作的图文资料。参验我搜集的磁州彭城窑瓷片实物特征,基本上可以确认此瓶的籍贯是河北磁州彭城窑,出身为平民,年龄七百岁上下。换句话说,此瓶为元代河北磁州彭城民窑制品。彭城一带近年出土这类造型的四系瓶较多,纹饰风格大同小异,有“仁和馆”、“风花雪月”、“清净道德”等题名,此“仁义礼知信”铭文为我目前所仅见。短文浮躁,或有深知熟识此瓶身家者,还望斧正指教,以免我浅薄寡闻,有损“仁义礼知信”儒家名酒的声誉。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