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谈两宋瓷器中的镶口器

王琪森   2007-09-25

  兴于晚唐,盛于宋金的河北曲阳县定窑白釉瓷器,以其胎白釉细、造型规整、印花刻花划花精致美妙著称于世,成为唐末五代取邢窑而代之的北方白瓷的代表,并且因河北、山西甚至四川等地都有窑仿烧,形成宋代六大窑系之一。其带“官”或“新官”款的精品瓷器,从唐、五代直到北宋中期都是为宫廷制作的贡瓷或为官府生产的订烧品。

  江西景德镇两宋时也烧制白瓷,因其釉中含铁量高,釉色发青,积釉处泛湖蓝色,故被称为“影青”,而在白度、刻划花纹饰和覆烧工艺上都精心仿制河北定窑器的产品,则美其名曰“北定”,足见定器声誉之高。北宋末,官汝器代替定窑器在皇宫使用,定瓷失去为最高统治者所用贡器的尊贵地位,至金政权统治北方时,珍品已渐稀少。南宋人叶寘在其《坦斋笔记》中记载了这个变化的原因:“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在其《老学庵笔记》中也说:“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唯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入元以后,定窑系产品质量下降,全都成为民间普通用瓷。

  有芒,指的是器物口沿不施釉,形成露胎圈,抚之手涩不光滑。这是河北曲阳定窑为大幅度提高装烧产量,自北宋中期首创的芒口覆烧法造成的结果,是一种工艺缺陷。在芒口覆烧产量高,釉口正烧产量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矛盾情况下,大江南北许多窑场还是看重芒口覆烧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纷纷仿效,成为两宋时期民窑大路产品普遍使用的装烧方法。

  用正烧方法而成的碗、盘、盏等器虽然口沿有釉,底足却露胎无釉,而芒口覆烧成的碗盘虽然口沿无釉,但足底却能够满釉不露胎。于是为了美化芒口缺陷,从北宋开始到南宋末,宫廷内府和南北方的官、民工匠,对那些精美的盘、碗、盏、罐等器物露胎芒口部位,用锻制匀薄的金、银、铜页包上一圈,谓之镶口(俗称“扣器”,如“金扣”、“银扣”、“铜扣”),这就是镶口器出现的原因(镶口器五代越窑器上已出现,但镶口时间无准确资料)。

  镶口器的出现,原本是弥补器物芒口露胎缺陷,以利使用的不得已措施。但北宋皇室把这种对瓷器上的美化修饰,同权力、地位挂起钩来,限制镶口器的使用身份和等级。据《续资治通鉴》卷百十九载,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八月己酉日下诏云:“非三品以上官及宗室、戚里之家,毋得金扣器具,用银扣者毋得涂金。”

  这一记载也反证出只有皇室内宫和“三品以上官及宗室、戚里之家”才能使用金扣器具,对叶寘、陆游的说法作了准确的注释:北宋皇宫不是没有用过定窑器,而是芒口贡器使用起来不如意,才弃定用汝的。但北宋皇室使用定窑镶口器、并且诏示用不同镶口材质区别等级贵贱的做法,很快产生社会风气的催化作用,从皇室而达官贵人,从权臣富豪而中产民众,都把使用镶口瓷器当做一种富贵标志的时尚而流行开来。不准用金镶口者用银镶口,不准用银镶口者用铜镶口。进而发展为,口沿无釉的芒口器物进行镶口美化装饰,口沿有釉的非芒口器物也进行镶口美化装饰,直把镶口器当成使用者身份的象征,一如清代人们使用不同质地的鼻烟壶那样。 对口沿有釉的非芒口器物也进行镶口美化装饰,似乎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但它也是确实的客观存在,我们在这里不做探讨。

  元明以来,瓷器镶口工艺从宋金时期的时尚装饰作用又回到美化缺憾的功能,但已经不是包裹芒口器,而是对口部有磕碰缺损的器物进行装饰遮掩和金属加固。直至民国时期,在古董行中仍有专门为珍贵瓷器进行镶口的工艺作坊和店铺,著名北京古玩史专家陈重远先生在其《古玩史话与鉴赏》一书中有载。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