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我国历史上的一位女收藏家

王毅   2007-09-04

  在我国历史上,随着书画艺术的发展,鉴赏与收藏也就成了一项不可缺少的活动,其中除了宫廷收藏以外,出现了许多著名的私人鉴赏家与收藏家。而作为妇女,元代的鲁国大长公主成为著名的私人收藏家,是很值得记述的。

  大长公主,名祥哥剌吉,约生于公元1283年,卒于公元1331年,系元世祖忽必烈的曾孙女,武宗海山之妹。她对书画有着浓厚的兴趣,且极擅于收藏,并请专人对所藏字画进行了题跋、著录。其藏品数量相当可观,仅见于著录的就有60余件,其中袁桷在《清容居士集》中奉命题诗跋目的也有40余件。袁桷、为元代文学家、字伯长,庆元路鄞县(今属浙江)人。大德初,荐为翰林国史院检阅官,官终侍讲学士。熟习掌故,长于考据。所作文以制诰碑铭题跋为多,并能诗,《清容居士集》即是他的主要著作。

  大长公主所藏除法书外,绘画种类很多,涉及宗教、山水、花鸟、墨竹、车马人物、鱼虫走兽等几个方面。书画中不少出自名家之手,如法书《黄太史松风阁诗》、《定武兰亭》、《徽宗琼兰殿记》等,绘画《周棠金星图》、《巨然山水》、《萧照江山图》、《燕文贵山水》、《九马图》、《徐白秋塘戏鱼图》、《王振鹏锦标图》、《孤鹤图》、《徽宗梅雀图》等。除了袁桷著录的以外,见于其他著录的还有董源的《溪山风雨图卷》、刘松年《猿猴献果图轴》、梁楷《王羲之书扇图》、柳公权《度人经卷》及《钱选白莲图卷》等。许多书画都有当时一些文人学士奉大长公主之命所题的跋文。至治三年(1323)三月,大长公主曾在南城的天国寺召集过一次历史性的雅集,将所藏部分书画展示,请文人学士们鉴赏、题跋。这次雅集的情形,在袁桷的《鲁国大长公主图画记》中有其记载。从记载中可以看出当时参与雅集的人,不少都是名流,他们的题跋对于大长公主所藏字画的鉴定提供了重要的佐证。

  除了著录与题跋外,还可以从大长公主的两方印章“皇姊图书”和“皇姊珍玩”来鉴定她所藏的字画。当然,印章也是可以伪造的,这就要认真地鉴识、比较,确定真伪。大长公主的两方印章其风格与大小相同,字体均为篆书,可能出自同一手笔。就其品质而论,上不及宋内府之印,下不及元文宗“天历”和“奎章阁”二玺,其结构章法比较松懈,且不匀称,篆书的格调也不高,不像出自专门的篆刻家之手,可能是委托内监随意请人刻制的。这两方印章的真伪,是通过对传世的有此二印的书画进行比较归纳而得来的。在公主的两方印章中,比较常用的是《皇姊图书》,该印稍偏上宽下窄,近乎正方形。《皇姊珍玩》则在书画中极少出现,而两印同时出现在一幅书画上更是极为少见。据所知只有王振鹏的《锦标图》上同时钤有二印,但与皇姊的标准印相比较似有出入。

  大长公主为什么对字画深感兴趣并成为我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一名女收藏家?这与元代的统治政策和公主生活的环境有关。元代为蒙古人统治,文化较为落后,刚入主中原时,对汉文化加以排斥,并实行种族歧视政策,致使民族矛盾不断激化。其后为巩固统治,对占人口大多数的汉族官员实行笼络政策,历来被统治者推崇的儒学思想也被利用,汉文化逐渐被接受并且得到了重视。大长公主的祖父就非常重视汉文化,她的父亲和兄长也都受到过很好的汉化教育。在此环境的影响下,公主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汉文化熏陶,习文精诗,崇儒重道,为日后收藏书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此外,公主的父亲就喜爱作画,在公主收藏的作品中,就有他的一幅墨竹,这对公主也有直接的影响。

  由于公主生活于皇室,她的身份地位对她成为收藏家也起着重要的作用。公主为元世祖的直系曾孙女,她的哥哥和弟弟都先后继承皇位。哥哥海山(武宗)于1307年继位后,即封皇妹祥哥剌吉为鲁国大长公主,驸马冥阿不剌为鲁王,并赐金印。此后又多次进行赏赐。武宗去世,其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是为仁宗,他在位期间也对公主进行接连不断的赏赐,并封她为“皇姊鲁国大长公主”。后来,她的侄子图帖睦耳(文宗)继位后,又将她封为“皇姑鲁国大长公主”,在经济方面更是给予了大量的赏赐。这种特殊身份和地位,使她有着特别优厚的条件,因此,其书画收藏除从宫廷内府收藏中直接得来外,还能有足够的钱财购集,因而才有相当可观的个人收藏,这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公主成为收藏家,也是时代环境所造就的。公主所生活的时代,正是元文化走向繁荣的阶段,她的周围就有许多大画家大文士,对她产生很大的影响。此时的绘画艺术,已经愈益成熟,题材与范围不断扩大,文人士大夫爱好书画已蔚然成风,书画也成为一种商品在流通。许多书画爱好者广泛收集名人字画以作观赏,不少达官贵人为显示自己的地位、学识与财富,也不惜重金大量购买。在此风气下,便涌现出许多收藏家和鉴定家。公主的弟弟仁宗及侄子文宗都对书画的收藏与鉴定有极大的兴趣,后来也都成为很不错的收藏家和鉴赏家。仁宗继位后,即命赵孟作过“嘉禾图”,不久,又命宫廷绘竹大家李蝎画过嘉熙殿壁。此后,又请赵孟等人为内府藏品进行了题跋。文宗时更是如此,他是元代皇帝中最喜文化活动的一个皇帝,对书画的爱好特别突出,即位第二年(天历二年)即建立了奎章阁和奎章阁学士院。奎章阁除了用来商讨国事,同时也是文人雅集鉴赏书画的场所。这一时期为元代书画鉴藏活动史上的鼎盛时期,“天历之宝”、“奎章阁宝”即是这一时期鉴藏书画的主要标志。正是由于公主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环境,所以才使她对书画产生那么大的兴趣,使她能够成为一位重要的女收藏家。

  除此之外,大长公主还是一位儒学思想的尊崇者。她“以天人之姿诵习经史,命工绘圣人像金书”,曾先后两次遣使前往孔庙祭祀。在曲阜孔庙大成殿前的十三碑亭内,就有两通大长公主祭孔碑:一通名为《皇姊大长公主降香碑》,另一通名曰《懿旨释典祝文碑》,这是孔庙内仅有的两通妇女祭孔碑。按照惯例,祭孔的必须是社会地位较高的男性官员,妇女是不可以的,从汉高祖刘邦至民国,除了大长公主无一例外。大长公主之所以打破惯例,最重要的是她的封地是鲁国,曲阜是她的汤沐之邑,因此,作为这一受封之地的主人,对孔子加以祭拜,是理所当然的。

  至大元年(1308)九月,孔子被武宗海山加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后,大长公主就因林庙在她的汤沐之地,而“不待闻金石丝竹而起敬,盖将致肴羞咂醢以荐诚”,遣承务郎应昌路同知王谦前往孔庙造酒,择日致祭。泰定四年(1327),大长公主又遣承务郎位下总管府总管赵昌龄等奉香酒诣阙里致奠。这两次遣使祭奠的盛况及经过都详细地记载于石碑之上。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大长公主在元代皇室中颇善文化活动,她通汉文,好收藏,而且崇儒重道,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女名人。大长公主所收藏的字画,是对我国艺术宝库的一大贡献,在我国书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摘自:《收藏》200102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