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冯骥才:守望民间文化 做行动的知识分子

 2007-08-27

  正午的阳光下,华润宾馆安静的大厅里,几次相约,终于等来了冯骥才委员。记者忍不住打量起这位为民间文化保护奔走呼号的大忙人:高大魁梧的身材,宽宽的额头,浓眉大眼,鬓角虽已发白,但目光炯炯有神。谈话间,声音平缓,透着知识分子的儒雅。在采访中,记者深刻地感受到冯委员的魅力,不仅在于他知识的渊博、聪明的大脑和对事物机敏的反应,也不仅在于他创作的文学作品,更在于他总是尽心竭力地将自己美好的理想付诸实践。

  一份提案 一个工程 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

  自从三年前冯骥才倡议推动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启动以来,每次“两会”,冯骥才提交的提案都离不开民间文化的保护和抢救。近几年,冯骥才跑遍了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边指导志愿者进行田野普查,边进行民间文化抢救。在他眼里,民间文化有着无尽的魅力甚至充满着灵气:“河北燕北特有的民俗――打树花使我都要蹦起来,云南丽江、浙江水乡、江西婺源、山西宅院,只有保留自己的特色才有存在价值。”

  “我去年跑了7个省,主要调查古村落。大量的民间文化遗产聚集在这里。今年5月份我们计划在浙江嘉兴搞一个中国古村落的论坛。研究古村落不同的保护方式。我们要跟当地政府配合,把保护方案一个一个确定下来。”  冯骥才娓娓道来。

  “古村落是中华文化的箱底儿。”冯骥才说,中国目前有2800多个县,19000多个镇,有几十万个村庄。相对地说,特色比较鲜明、保留比较完好、历史的记忆比较深厚、民俗和民间文化遗产比较丰富的村落至少有几千个。由于年轻人到城里打工,很多古村落人去楼空。加之开发商对古镇、乡村的不合理开发,“古村落内在的、沉甸甸的历史文化积淀在被抽空。”冯骥才语气中带着紧迫感。

  “我们要时时想到我们的文化正在消失,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冯骥才说。

  “传承文化,是每一个人的事”

  冯骥才两次通过卖画筹集资金,成立基金会支持云南甲马、贵州民间美术遗产等调查。“经费非常少,普查抢救民间文化非常艰苦,需要很强的奉献精神。许多文化工作者在第一线默默地工作着,一些很有名的老专家住着最普通的旅店,甚至住在老百姓家里,调查、研究、抢救,非常令人感动。”

  64岁的冯骥才有时候也会觉得很疲倦。“时间紧迫!”冯骥才感到揪心的是抢救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民间文化消失的速度,一旦有个电话打过来,说到一个好的街区或村落要被拆掉的时候,他再累也会跑去。

  “传承文化是每一个人的事。只有我们每个人都关心和爱惜前人给我们留下的这些财富,我们民族的精神和独特的审美、独特的气质、独特的传统,才能传承下去。我们需要共同努力。”

  新农村建设不能忽视文化保护

  “在新农村建设中不能忽视民间文化尤其是古村落的保护,否则就将重演城市建设中文化特色消失、城市面貌千篇一律的教训。”

  “所谓‘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广大农村至今保持着极其丰富的历史记忆和根脉。”冯骥才说,“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基本在农村,文化的多样性也基本通过农村体现出来。它是我们民族最重要的精神文化财富之一,是民族历史和精神情感之根。”

  对于新农村的建设,冯骥才提出了7点建议:首先,国家应做到心里有底,做一个调查,摸清农村民间文化和古村落的基本情况;其次,应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立法工作,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能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法律依据之一;第三,加快国家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对农村重要文化遗产的认定;第四,对各地区具有重要历史、文化、科学、审美价值的古村落药列为重点保护对象;第五,少数民族古村落文化保护是重中之重;第六,对各民族杰出传承人要尽快普查、认定;建议邀请人文学者参与新农村建设。

  冯骥才说:“如果我们千姿百态的村落全消失了,变得像城市一样毫无特色,那我们的文化损失就太惨重了,我们的文化建设就会出现大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文化保护做得如何,关系着最终能否实现新农村的精神内涵与文化主体。”

  采访结束后,记者提出要拍几张照片,冯骥才很配合地站在了记者的镜头面前。看着镜头里那一米九三的大个儿,记者突然意识到,不论是冯骥才选择了民间文化保护,还是民间文化保护选择了冯骥才,都是我们民族的幸运。

  来源:人民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