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汉砚拾珍

 2007-08-02

  陕西省文物总店有一件汉代四神纹砂石砚引人注目,其造型罕见,现把它介绍出来,并谈谈我们的粗浅认识。

  这件石砚,砂石质地,略泛红色。砚体圆形,分砚盖、砚身两大部分。砚通高11.5厘米,底径13厘米,形体较大。砚盖中央圆雕一只鹰,双足有力地踏着一只兔子。鹰圆头尖喙,两眼圆睁,羽翼丰满,兔子两耳后竖,雕刻细致。这既是一组艺术造型,又是砚盖启合的把手。更有意思的是它又是中空的,当初为存放研子而专门设计。在鹰与兔子立雕周围,在略突的半球体形研盖面上,采用浅浮雕减地阳刻的办法,使用块面结合的布图形式,雕刻出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的“四神”图案。青龙、白虎造型有“S”形的躯体,似下正奔于天际云间,刻划流畅,韵律感很强,动感和张力似乎欲突出于研盖之外。雕刻手法娴熟,画面活灵活现,可惜的是玄武几乎全部破损,使得“四神”’已不很完整,但这并不影响它的特殊意义。石砚的底部雕刻出三兽足,分别为熊、龙、鸟三种形象。雕刻手法简洁、线条有力,耐人寻味。

  我们之所以认定它为汉砚,其根据有三:第一,造型上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在西安、洛阳等地的汉墓中曾发现这种圆形有三足的带盖砂石砚,其三足也为兽形或三柱足,砚身底略小于台面,砚身与砚盖以于母口扣合。第二,砂石质的砚在汉代是比较普遍使用的砚,而且这时的砚部配合有研子石。第三,就这件石砚图案纹佯的造型而言,它与陕北发现的东汉中晚期画像石中同类题材的表现手法有更多的类似之处。如四神中的朱雀、龙、虎纹在造型和雕刻方面即与陕北发现的东汉王德元墓画像石极为相似。另外,足部的装饰风格和盖上的青龙、白虎纹样与西汉晚期及东汉时期的釉陶仓、壶、奁上浮雕纹样中同类题材有广泛的一致性。第四,就这件石砚的雕琢技术而言,它也是使用汉代的技术手法制成的、而非后代的仿品。

  从这件汉砚的总体造型和题材来看,它凝结了汉代人对于宇宙的理解和认识。半球形突起的砚盖是苍穹的象征。周边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图案是二十八宿中四个不同方位天体的区分标志。青龙是东方的代表,白虎是西方的代表。朱雀足南方的代表,玄武则是北方的代表。这种“四神”图案日前已知最旱的代表是湖北随县擂鼓墩发掘的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盒子上二十八宿名称及图案。西汉时的“四神”铜镜、“四神”瓦当、“四神”纹博具、“四神”’纹温酒器。而“四神”图案的画像砖,壁画墓也为数不少。西汉、东汉的彩绘、釉陶壶的肩部也时施“四神”图案。就是汉武帝茂陵附近出土的大型玉铺首上,也雕琢有“四神”图案。两汉间大量的“四神”’图案的使用,一方面是用来表示方面,另一方面则与太阳或(太阳鸟)、月亮(或玉免、赡蜍)相组合,表示宇宙天体的运行轮回。天上、人间、地下三个空间共同组成当时人所认识的完整的宇宙概念。这件汉砚的盖是天空。砚的台面是人间,面三足则是支撑人间所在的大地的下界神灵了。

  总之,这件汉砚的构图新奇,刻工细致,设计奇妙,保存基本完好,时代特征明确。既是一件实用性很强的文房之宝,又是寓意深刘、包存了汉代人宇宙观的石刻艺术珍品。当时大儒往往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此砚置于几案之上,或可时时警示主人,放眼宇内,勇猛精进。

  来源:淘藏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