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农夫何做千秋痴?——记收藏家吴国先

 2007-06-13

  巴蜀文化源远流长,为当今留下多少值得发掘的文物宝藏。从上古的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成都市商业街船棺遗址、宏大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到杜甫草堂都是稀世珍宝。因此,从近现代以来,吸引了包括郭沫若、高文等众多的文化学者、文物专家和收藏家来此发现、考证、收集、研究这些丰富的文化遗产,其中,令人称奇的是,从古蜀文化发祥地郫县红光镇的一个农家走出了一位爱好收藏、鉴赏,远近出了名的民间文物收藏家—吴国先。他自费创办古陶瓷陈列馆,为巴蜀文化增了光添了彩,正如一位学者诗中所言:昨日农民,今朝专家,情痴汉唐,传承文化,收藏鉴宝,法眼真活,誉满天府,鹃城奇葩。

  一、 走进吴国先“巴蜀真奇妙”的收藏世界

  我认识吴国先,是2003年春天随同北京军事博物馆展览办公室主任,国内知名书画、篆刻家李春华先生去成都旅游,听说他要去近郊的郫县,而我也正想去都江堰参观,两人便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与李先生打交道的多半是志同道合之人,当时北方寒意峭然,而在成都却是春暖花开,夏意盎然,当我们走到郫县红光镇的一个农家小院,我们被眼前的景致所深深吸引,这是一座新建的三层小楼,从院内存放的大缸和石凳到楼内摆满的古玩陶瓷器,使来人一看便知主人拥有丰厚的收藏底蕴。这哪里是住房,分明是一个古物陈列馆。我对古物原无兴趣,更谈不上研究,但被主人对古物的痴情所感动。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家境窘迫,1994年他成为一个失地农民后,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文物收藏,在收藏过程中,他用尽了家中的所有积蓄,经历了千辛万苦,从普通人眼中的破砖烂瓦和他们遗弃的各种废品中沙里淘金,寻求有价值的古物,经过十余年的努力,他收藏了上千件古陶瓷等各类文物,并专门在二楼创立了个古陶瓷陈列室。中国瓷器萌芽于商代,成熟于汉代,以越窑为代表,唐代瓷器形成了南方越窑青瓷,北方邢窑的两大局面,到了宋代制瓷技术已达颠峰,瓷窑林立,产品门类,百花齐放。

  1994年,吴国先花了16元买了8个乾隆通宝,走上了收藏之路。后来他拜师学艺、刻苦钻研。在他几千件的文物藏品中,以巴蜀器物为主,立足本土,风格鲜明,已初步形成了四川古代地方窑产品研究收藏、南方越窑瓷系列研究收藏、汉砖汉画拓片、汉代雕塑作品研究收藏、巴蜀古代青铜器研究收藏、郫县本土民俗民风研究收藏等五个系列。三层小楼里尽情摆放着集十余年工夫收集来的“泥土宝贝”,这些“泥土”是从商周到唐宋,被时光和匠人凝固了几千年的“泥土”——古陶瓷。在近50平方米的陈列室里,散发着历史的气息,让人仿佛游走在历史长河,这些古陶俑,或坐或卧,陈列在玻璃窗内,伴随他们的是精心的布局,适宜的灯光,红丝绒展台和厚厚的地毯,历史开始在这里复活。吴国先钟情于巴蜀古陶,归于对陶器的先天热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作为成都人,巴蜀古陶更能与自己的祖先近距离接触,通过收藏,想象祖先生活的历史印记,向祖先表达敬意。

  陈列室古陶瓷种类很多,有尖底杯、豆形器、陶瓮、青瓷罐等,“每个年代都有特定的符号和信息,我们通过推敲、甄别、考证史料来确定文物的年代,灰陶尖底直口杯属于新石器时期……”,吴国先边说边讲,从他炯炯有神的目光中看到他对陶器的痴迷程度。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悟性。在这些藏品中,有一盏油灯出于唐代,距今已有1300多年,这个灯与通常见到的灯盏大小差不多,灯盏口边有几厘米长的“嘴巴”(专业名称为短流)。吴介绍说,通过短流,将水注入灯盏的夹层。在点亮灯盏时,夹层里边的水,可以起到为灯盏降温的效果,从而减少了灯油的蒸发。据他说,世界上最早的古瓷生活用具采用节能科学手段,是唐代四川邛崃窑生产的省油灯,它具科学性、实用性、观赏性为一体,这灯在古代要有钱人才用得起。

  四川民俗,自古逸乐,在吴国先陶瓷陈列馆中,就有汉代舞蹈俑、击鼓说唱俑、说书俑,其中有一对红陶抚琴听琴俑,抚琴的青年男子,遇知音于高山流水之间,悠然地拔弄琴弦,在他身旁听琴的女子忘情地闭着眼睛,陶醉于天地音符之中。一尊红陶仙人骑灯座,左边人们在奔跑,右边的人在马上跳舞,下边是嫦娥羽化的传说,古代蜀人运用神话传说在古陶器上驰骋着丰富的想象力,体现了他们的浪漫生活情怀。通过收藏,吴国先不仅找到“慧眼识珠”的成就感,而且也拉近了他与历史的距离。现在他的古陶瓷陈列室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成都晚报》、四川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都进行过报道,原国家文物局长孙轶青为其提写了“国先阁”的斋号;原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闫振堂也为其题词:“农民聚宝收藏家,巴蜀文化鉴定师”以示鼓励;学者高文也题词勉励。

  二、 走进吴国先“独有千秋意”的文化世界

  过去曾有人用“家有万贯,不如古陶一件”来形容收藏,说明收藏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收藏是一种文化价值的体现,是一种历史精神的升华。初识吴君,只为他对古物的收藏精神而折服,通过深入交谈,才揭开他为什么十多年收藏不止的真正原因——是他的文化底蕴所发酵。文化是什么?并不简单的就是读书识字所能包含的,更不是这“家”那“家”所能代表的,文化是一种人文历史的积淀,品味、道德、智能是文化积累的总和。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在一个文化厚实、深沉的社会,人会懂得尊重自己,他不苟且,所以有品位;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所以有道德;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智能。

  他是个农民收藏家、鉴定师,但这些称谓并没有包含他的全部,应该说,他是个文化人,虽然他学历不高,却能给西华大学的学生们讲古代文物鉴定,讲收藏历史文物的意义和目的,结合现实生活,让同学们懂得如何把握时机,创造财富,回报社会。他没有当过教师,却能给中小学师生讲巴蜀文化的起源。在他眼里,文化不过是代代累积沉淀的习惯和信念,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说:“日子怎么过就是文化,事怎么办也是文化,文化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人对自身存在的处境适应程度以及他对自己行为所进行的反思,在这种反思中所激发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就构成了文化的主件。人的自觉程度越高,反思的能力越强,表达的程度越大,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空间就越大。吴国先的收藏冲动来源于其深沉的巴蜀文化底蕴,他出生在都江堰沁润的古蜀文明故都郫县,在平凡的劳动中,孕育着一种改变自身命运的力量,巴蜀的山水养育了他的文化灵性,他收藏的自觉性高于他接收教育的程度。他对古物有着惊人的悟性,能从自己收藏的碎砖片瓦中,经过各方面的鉴定得出历史的结论。在他的私人博物馆里,有一只铜矛,为战国时期(开明时期)上边有威武的老虎和手心纹纹饰。吴国先说,这是巴蜀图语的典型代表,分别叫做虎纹和手心纹,虎纹当时是古巴人崇拜的一种图腾,而手心纹则代表忠诚与力量。这只是一种粗浅的解释,还有待专家的进一步论证。吴国先称,他要带上这些宝贝到古蜀文化节上让专家解读。现在他已是高级古陶瓷鉴定评估师。他以自己的收藏成果和鉴赏技能被中国文物学会、四川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接纳为会员和成员,并被多家博物馆和市县级收藏机构特聘为文物研究馆员与顾问。诗人马春写诗《五古》这样赞赏他:不通大雅事,难品高古瓷。明清已天价,汉唐几人知?巴蜀文明久,名窑竞展姿。彩釉开先河,油灯入史诗。同在锦官城,今来愧迟迟。农夫出身苦,却作千秋痴。一登小楼上,观者尽称奇。如入宝山中,欲言已忘机。古瓷润我心,古陶舒我眉。秀木梦根深,游子思母慈。徘徊古风里,故园忽如归。(邛窑开创了中国古代瓷器釉下彩装饰纹饰的先河,据出土资料可以看出,隋代器物中有此现象。)

  三、 走进吴国先“情趣乐无穷”的精神世界

  今年秋,我在北京一家名叫“清水明苑”茶艺馆遇见了进京参加古物鉴定会的吴国先。在素雅、温馨的气氛中,我们品尝名茶,谈天论地,说古论今,完全沉浸在浓厚的巴蜀文化的情趣中。论收藏,我是外行,但听内行人绘声绘色地讲解,我也很快融于其中,尤其从他滔滔不绝的谈话中,我更深刻地领会到他的故乡情、古玩趣,被领进他那其趣无穷的精神世界。

  人类生活中的虚荣浮华,就象是一条河流,后浪推前浪,后浪不断失去又不断涌来。当今中国社会正处在转型期,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在发生急剧变化,这对人的精神生活是一种挑战。面对纷繁的人和事,不少人情绪浮躁,精神严重失衡。他把生活的目标想象的并不是那么高,那么远,他想改变自己的人生,但苦于自己的人生资本太少,所以从童年到青年,他都在黄土地上煎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事着最简单的劳动。人生可以没有很多东西,但唯独不能没有希望。希望是人类生活中的一项重要价值,有希望之处,生命就会生生不息。人没有永远的不幸,也没有永远的幸运。无论是精神财富还是物质财富,上苍都不会让一个人长久独享,每过一个时期就要重新洗牌,促进社会版块的激烈移位。从小天资聪慧的吴国先是能领会到这些人生真谛的,但是人并不能照希望的那样生活,而是照可能的那样生活,你不得不随欲而安,但是你应该努力按照你向往的方式生活,只有向后看才能理解生活,但在生活中,你必须向前看。经商可以赚大钱,可他是个外行;发明可以扬大名,他又苦于自己文化水平低;外出打工,他难舍自己的黄土地,真正能引起他兴趣的,是那些深埋在黄土地深处的盆盆罐罐,别看这些泥土制造的东西,在地下沉睡了几千年,但是却散发着历史的气息,它们是哪朝哪代制作的?又是什么时候埋下的?古人当时是怎样生活的?与现代人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相似之处?爱动脑子的吴国先深思而不得其解,为了解开这些谜,他往往在一个古物面前深思遐想好半天,从一个年代联想起另一个年代,从一个古物对照起另一个古物,最终悟出一个结果:古物本是散落的珠子,文化就是那根坚韧不断的细丝将珠子串起来,成为历史。农村的人或许不知道仲尼曾经说过:“尔爱其羊,吾受其礼”,但是他们可以举手投足之间无处不是“礼”。巴蜀大地,山川秀美,但很少有人知道它是怎样形成的。美景胜收,人却置身于美中,在起居进退之间,无处不是“美”。他从这些简单的日常生活中感觉到文化无处不在,所谓文化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就是所处的环境。他乐山乐水,爱草爱木,充分享受着灿烂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努力回归自然,视为自然和人的融合。平时他爱交朋友,谈风月,针时弊,随心不逾距,议论不出格,善于回归社会,融入群体,他不悔过去,疏远怨恨,淡化输赢,笑泯恩仇,宽枕超脱,心态平和,毋忘回归最初。他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中生活,下决心“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他从不抱怨命运不公,也不埋怨社会无情,他认为生活本身是没有可比性的,每一个人的生命轨道都是独特的,不可能同行在一条轨道上。自己决定自己怎样活着,当一个人尝尽了生活的苦头,懂得了什么叫做生活的时候,他的精神就坚强起来。吴国先没有成为物质的富翁,却能成为文化的富豪,他虽没改变农民的身份,但以收藏、鉴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独有千秋意,方成一代才”。农夫吃苦耐劳的品格和收藏中严谨求索的精神,使吴国先在不久的将来更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最后问到他的目标时,他说:“我现在正忙于筹建一家地方特色文化综合性博物馆,让所收集的各类藏品发挥社会效应,这看似小事,却能造福一方百姓。”

  来源:艺术中国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