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古家具收藏的情趣——张辉先生

 2007-04-23

  收藏古家具就如古人弹琴,讲究知音。著名编剧海岩、邹静之,表演艺术家王刚,都先后到张辉的家具展上观摩交流。

  古色古香的红木书桌旁,张辉正在埋首研读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珍赏》,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如果有客人或者古家具收藏者来,他就会带着他们在展厅转一圈。如果没人,他就会坐在书桌前,看一看收藏大家们的著作。他的书桌上,堆着厚厚的书籍,全都与古董家具、瓷器、书画有关。张辉说:“收藏古董家具,除了需要学习古典家具学问,古玩中的各项知识都要涉猎。”

  古家具收藏界的“黑马”

  业内人称张辉为家具收藏圈里的“后起之秀”。为何有这种说法?张辉笑着说:“可能是我不像有的前辈,玩古家具有十年二十年的历史,我真正开始收藏,也不过六七年的时间吧。”

  他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的,则是近期的两次大手笔,一是在今年春天,盘下了马未都先生在分钟寺古玩城的上百平米见方的大厅;二是在今年五一期间,他的“张辉先生明清家具收藏大型特展”正式开展了,这次展览展出了张辉先生近几年收藏的家具几百余种,吸引了许多古玩经营者、爱好者前来观看。著名编剧海岩、邹静之,表演艺术家王刚也先后来此家具展观摩交流。

  与家具收藏结缘,并非偶然。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考古专业的张辉,对中国历史文化素有研究,在做了几年图书出版工作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那里买来了几个古家具开始“玩”。这一玩就一发不可收拾,对于古董家具由一开始的有兴趣渐渐转为热爱。古董家具的造形和装饰上的美感、深厚的文化意趣,让他把精力大都投在了古典家具收藏上。

  戏剧性的收藏故事

  张辉说,现在收藏家具已经过了那种跑到民间老太太那里捡宝贝的时候了,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比较有序的买卖规则。比如,在拍卖会上买,在古玩市场上淘,还有圈内人的转手等等。

  他指了指放在展厅入口旁边的鸡翅木夹头榫大画案,有几分得意:“这张画案就是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张辉常常去拍卖现场看,转一圈,发现和自己投缘的,就会把它争取回来。

  “那天,在拍卖会上,我一眼就看中了它,当时它的底价是40万,两万一进,有几个买主竞价比较厉害。我一开始没喊价,直到最后一个人出价到60万,最后一次快要叫停时,我举了牌。”一锤定音,他以62万元的价格买回来这张画案(外加佣金一共68万)。这也是此次拍卖会上价格最高的一件家具。

  “当时自己在拍卖图册上写了80万,超过这个数就不举了,”他说,“后来给太太打电话说买了这个画案,她也觉得挺值。”

  明清家具中画案最为珍贵,这是行家们的共识。画案一般是有实力的文人用品,即要铺展画卷、挥毫泼墨,所以器型硕大。同时文房重器,又要求制作斯文肃穆,所以它在古董家具品类中具有“第一小提琴”地位。

  这件鸡鸡翅木的画案以典型的老鸡鸡翅木加传统披灰工艺制成,鸡鸡翅木用材精细,大漆披灰的案面断纹老结,更富高古沉穆之感。腿足施以明式夹头榫榫卯结构,饰以青铜器、玉器上常见的对称性回纹。

  这张画案还有一重要的价值,是它的史料性,著名学者田家青先生在《清代家具》一书概论中将它称为“明清家具过渡期标准器”的代表作。这个画案也因具有了“明清家具过渡时期标准器的意义”,而变得价值大增。

  张辉说,古家具和字画不同,字画有所考据,而古家具少有书写留字的机会,所以虽然很多家具古意盎然,流畅美丽,可是无据可考,只能湮没在寂寂红尘中,所以有据可考的家具就显得尤为珍贵。

  至于有人说哪个哪个椅子是某某亲王某某贵侯所有,那大都属于外行人欺骗外行人的话,宫廷用过的家具都在博物馆或者王府遗址中保存着。流传在民间有据可考的藏品,往往比无据考证的价值珍贵许多。

  而他的另一件宝贝则更有戏剧性,这件藏品就是他前两天才刚刚发现其价值的无款老理石屏。收藏者都知道,石屏如果是无款的,就会增加很多古意,因为它不曾被后人的笔墨所玷染。

  今年春天,张辉说,有一次在逛琉璃厂时,看到这一块石屏出售,当时看第一眼就有异样感觉。买的时候有人说贵,可是张辉觉得喜欢就买下来了。拿回家,挂在墙上。有时看着它会觉得眼熟,可是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原本以为,它和其他的藏品一样,也是无据可考,可是就在前两天,无意中翻开专门讲解石屏收藏的书籍《天然石画》时,却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书上画的张传伦的石屏,不就是这一片吗?书上是这样描写的:“传伦兄的那块无款老理石屏亦是令人叹为观止。此屏包浆古雅,清人刳制,石屏胜景,绝类北宋山水,范宽、郭熙有此法……”

  书上图说所示,样样和他墙上挂的石屏特征吻合,这一发现让张辉激动不已,要知这块石屏曾经得到张传伦先生多高的评价呵!张传伦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余生也晚,玩古廿载,寓目石屏,类此者不过三五片……”

  那一刻,张辉说他体会到了收藏者“闲情偶得”的狂喜。且不说此物升值空间翻了好几倍,单是那份无意偶得,两两相望而不认,直到后来才发现其价值的这一过程,真像是和恋人经历了一次心有隔膜,之后突然冰释前嫌、豁然开朗的感觉。

  讲求知音的收藏情结

  在张先生的展品中,有一个七巧桌因其造型独特引人注意,据记载,这类组合式家具始见于北宋黄伯思、宣谷的《燕几图》。明人戈汕也曾叫过“蝶几”,虽称之为“几”,拼合后却成一桌。它由七张不同大小、形状不一的高几组成,平面看有如“七巧板”,可随意排列组合成不同形状。此类家具的传世实物并不多见。

  一对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智力玩具的美国夫妇,多次来看展品中的这个“七巧桌”,把它定为“智力家具”。他们言之有据地说,现在国内这类造型的“七巧桌”,北京只有颐和园有一个,苏州留园似乎有一个收藏。

  收藏古家具已有一定成就的张辉说:“就如古人弹琴,讲究知音,其实收藏家具也讲求知音。我的藏品,第一个问价的人,我要的价格一定特别低,因为这表明他和我有同样的审美意趣,我俩的眼光相同。也就好像,我喜欢的东西,你也喜欢,那么我就很开心,我愿意低价转给你。”

  这位古家具收藏家谈起收购家具,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许多人都说我买的东西价格贵,那是因为我喜欢,如果喜欢了,错过而不买,想起来会后悔。有的东西,如果不当机立断,及时出手,就会造成擦肩而过永远不能再见的遗憾。所以,遇到喜欢的,我就不会放弃。”

  来源:古典家具收藏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